故事:丈夫移情让她带孩子净身出户,她不动声色让他吐出8万块

故事:丈夫移情让她带孩子净身出户,她不动声色让他吐出8万块

每天读点故事作者:秦慕歌

1

阿玉从省城回来,家中已没有了离家前的鸡飞狗跳。

电话中冲她咆哮威胁的男人,也没在家。男人跑货运的车,停在院子里,篷布上面的积水还在,像是好几天没有出车了。

公公婆婆殷勤地将两岁多的豆芽推给阿玉,说,豆芽,快去妈妈那里。你不是想妈妈吗?

这小心翼翼地讨好,令阿玉明白,公婆已经接受了那个女人。

婆婆还小心翼翼地劝她:“阿玉,你去一趟省城,回来漂亮好多。我那个不省心的儿子,真的是一点配不上你。那个女人真是半点不如你,住在家里连饭都不做,还要我伺候她。”

阿玉如果擅辩,可以反驳一句:“那也是您愿意的。”但她什么都没说,只是问:豆芽他爸呢,那个女人呢。

婆婆果然几分怒气:他俩一起去麻将房打麻将了,饭点就回来。又絮絮叨叨抱怨着那个女人,什么活都不干,三天两头不舒服,勾着她儿子连远处的货,都不送了。

阿玉陪着女儿玩耍,耐心等着,也做一些简单的收纳。果然到了饭点,两个人准时回来了,还不时讨论几句“刚刚那个牌,要是给我,我就胡了”“你今天手气比我好”之类。

男人见了阿玉,果然眼色狠戾:“哟,知道捯饬自己了?出去跟哪个男人混了这么久,要不是为你女儿,你怕不舍得回来了吧。”

阿玉不理他,只说:“请她出去,我们来说一下,这个婚怎么离。”

2

男人哄女人进房,女人进房前瞪了阿玉一眼,阿玉也不在意。

公公在一旁沉默地抽着烟,婆婆从厨房出来,想要从阿玉怀里接过孙女,阿玉没给,就讪讪坐下了。

见大家坐定,阿玉说:“我有两个要求,第一,豆芽归我;第二,我要两间屋子。”

男人一听就站起来:“女儿你带走没问题。可你想得倒美,我这屋子是整体的,给你两间,我们怎么住?”

阿玉瞥他一眼:“要么给我8万块,我自己在村里买一处小房子。”

男人一听,更加暴跳如雷,骂骂咧咧。

阿玉没理,抱着女儿回房了。给女儿找了玩具,让她自己玩,阿玉就坐在那里发呆。

之前满口答应要帮她带好女儿的公公婆婆,这次居然没有说要留下孙女之类的话。那薄情的男人,看准了阿玉没有依仗好欺负,居然想让阿玉带着孩子净身出户。

没有娘家,没有学历,稀少的存款,阿玉心里茫然得厉害,她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水里,被谁掐着脖子,而她喊不出来,也不能哭,至少不能在这个地方哭。

她还有女儿,她不能被男人发现自己毫无办法。

就这样很奇怪地僵持着,阿玉后来才知道,原来那个女人怀孕了,哄着男人很高兴。男人又请人算了一卦,说是聪明伶俐的男孩,什么文曲星转世,大富大贵的命格之类。

阿玉更加气愤,自己的豆芽,只是没有一般孩子那么活泼好动而已,也成了被抛弃的理由,于是阿玉干耗着的同时,每天就抱着孩子去村长家里哭。

周围有许多围观的人,有人叹息,有人哄笑。

可阿玉不管,一年省城的漂泊生活,令她隐隐明白,人要生活得好,只能靠自己。

闹村长,不占理,可她得闹出个住处。

3

阿玉有个古典的名字,王清然。这是她大姐出生时,父亲请人帮忙取名,一并取下备用的。于是,家中两个女儿,老大叫清欢,老二叫清然。

姐姐清欢小时候有多聪明伶俐,她就有多木讷痴憨,姐姐会在家里来客人时第一时间甜甜招呼,还帮忙端茶倒水。而她呢,只会偷偷地躲进厨房。姐姐在村里的人缘极好,有很多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可她只喜欢同猫猫狗狗发呆一整天。

有人建议父亲给她买块玉戴着,说玉有灵气,或许就慢慢养好了呢。父亲听了建议,给她买了玉,还取了小名叫阿玉。

纵然玉不离身,阿玉也没有好转起来,依然比别人的七窍玲珑心少了好几窍,凡事反应慢,做事也慢,不懂看人眼色,不会审时度势讲得体的话。

念书后,姐姐成绩好,一路念到了中专,在省城工厂里分配了工作。可阿玉三天两头被老师批评,初中还没毕业,就辍学了。

阿玉父母无奈,也只好认命。农村娶媳妇,奔着传宗接代去的,就是哑巴残疾也有人上门。何况阿玉不是真的傻,阿玉父母细细筛选了上门来的几家人,他们看准一点,人得踏实,还要有一技之长。

最后给阿玉定了邻村的周家,给人开货车的周老幺,在阿玉父母眼里,算得上有一技之长。

出嫁前,阿玉父母再三叮咛:“阿玉啊,你要记住妈妈的话,到了婆家,勤快点,多干活。勤快的女人,就是好女人。”

嫁了人后的阿玉,依然憨傻,但她牢记母亲的话,勤快的女人就是好女人。

里里外外不停歇地干活,将公公婆婆奉若亲生父母,连洗脚水都端好,她公公婆婆也是心思简单的农人,如何不满意这样贤惠勤劳的儿媳妇,更是不在意这个儿媳人情往来的木讷,将阿玉当作自家女儿疼爱着。

父母终于放心撒手离开,可奈何人心会变,豆芽一岁半时,她开货车的男人网恋认识了一个女人。女人离异,没有孩子,长相也不妖艳,可她会撒娇,会柔会媚,阿玉自是比不上。

村里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都喜欢八卦,可没有人在她面前讲,大概在她面前八卦,知道她未必会信,直到周老幺把那个女人带回家。

公公婆婆很够意思,直接将第一次上门的两人打了出去,可阿玉还是觉得自己的天塌了,就像父母去世时一般彷徨无依,她反锁房门,将自己关在房里。

公公婆婆无奈,就只好反复做周老幺的思想工作,阿玉再不济也是给你生了女儿啊,阿玉在家多勤快了,简直顶两个劳力了。

可周老幺没有那个良心,他放出话来,非要离婚不可,这个家有阿玉就没他,有他便没阿玉。

阿玉彻底蒙了,吵架不是她强项,哭闹也只会默默流泪。她本就赤手空拳,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个大浪打趴,不知该怎么办,不知道要去哪里。

但她轴,也有点冷处理的意思,将女儿托付给公公婆婆,及腰的长辫子一甩,扭头走了。

4

阿玉无处可去,想起姐姐在省城生活,便飘荡到省城找姐姐。

可她本就不是伶俐热络的人,早些年并没有同姐姐人情往来,一门心思守着小家过日子。到了省城,她姐姐自是态度客气疏离。

阿玉木讷,也并非看不懂脸色,知道姐姐不喜,她家里还有个婆婆,姐姐也不容易,便赶紧将工作定了下来。她最后找到一份酒店服务员的工作,包食宿。于是,阿玉便跟着一群人从酒店开荒的工作开始做起。

新酒店没有开业之前,装修导致的系列涂料,污渍,胶滴沾到房间到处都是,这样的开荒工作并不好做,除去擦玻璃,几乎要弯腰一整天。

可阿玉从不吱声喊苦,一些同组的前台小姑娘偷奸耍滑,她也好脾气地不说什么,只低头做自己的事情。

渐渐地,大家都知道,整天梳着辫子的阿玉,人土气也憨,和她同组干活很轻松,都抢着来。阿玉也不挑人,谁来都行。

大概经理也是知道一些情况的,并不每天都给阿玉搭配一些娇滴滴的小姑娘,偶尔也换一些干活勤快踏实的,比如团队里人缘极好的鹿薇薇。

鹿薇薇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人很亲和,对谁都笑,一派温和,关键是干活很踏实。店长每天见她都笑眯眯的。

鹿薇薇见到阿玉,就先笑着打招呼:“王姐好,今天我们俩一组。”

阿玉感受女孩的善意,也对她笑笑,便低头干活,背后的长辫子随着她弯腰掉了下来。

5

酒店正式营业后,鹿薇薇住进了宿舍。女生宿舍,也就是几个腾出来的酒店客房,上下铺,一个房间6个人。阿玉本在鹿薇薇的上铺,但鹿薇薇不喜欢下铺,她俩便换了。

阿玉每天带着她的胸牌“公卫保洁王清然”,将她的长辫子梳得整整齐齐,一次次穿梭在前厅,客房楼道,餐厅拖地擦玻璃。

酒店不远处,是一个天桥,阿玉很喜欢下班后,在天桥上发呆到暮色降临。

这个城市的夜晚,灯光闪烁,五彩迷离,可她看不懂其中奥秘,像个迷路的孩子。

发呆半天,阿玉回到宿舍,见头天夜班的鹿薇薇正在啃干面包。鹿薇薇见阿玉看过去,便解释了一下,说睡过头,错过饭点了。此后每当鹿薇薇夜班,阿玉便主动帮她打饭。

鹿薇薇感激阿玉的善良体贴,便有心将阿玉拉进宿舍的圈子内,请阿玉帮同样一起夜班的同事带饭,宿舍里聊天时,总记得让阿玉也加进来。

渐渐地,同宿舍里,除了时常往家跑的大姐,阿玉同大家的关系越发融洽,有时候大家聊天,也会问一句,阿玉,你呢。

同大家熟了之后,阿玉下班后在宿舍待的时间就多了,大家闲聊,她不太插话,便买了针线给女儿做布鞋,一针一线给鞋面绣花。

鹿薇薇等人惊诧,原来阿玉只是寡言,不善交际,绣起花来真是一把好手,她给女儿鞋面绣的花,分明就是宿舍窗帘上面的荷花图案。大家纷纷夸赞阿玉,她羞涩一笑,这是跟我妈学的。

鹿薇薇拿起一只阿玉做好的布鞋,口中说:“好羡慕你女儿,我妈从来没有给我做过鞋。”阿玉随口道:“那我帮你做一双布鞋吧,你不是老说你的工鞋穿着脚痛吗?”

鹿薇薇大喜,连连道谢。阿玉见其他人没说什么,便又低头绣花了。

阿玉后来果然给鹿薇薇做了一双布鞋,是仿拖鞋那种,穿着很方便,鞋面前方绣了一个美女的背影,是鹿薇薇手机壳的图案。

鹿薇薇爱不释手,大呼阿玉是人才。

6

有天晚上,宿舍几人都在,睡前闲聊,讲到了爱情,婚姻。有个客房大姐抱怨婆媳关系难处理。就随口问了一句,阿玉,你呢,你结婚了吧,你婆婆对你好不?

阿玉很实诚:“我结婚了,我公公婆婆人很好,可是我男人不是东西,我这次出来工作,是没办法的事情。我要攒钱养女儿,他在网上看上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死了男人,他们俩睡一起好久了。”

这三言两语,信息量巨大,大家都面面相觑。

所谓交浅言深,大概如此,聊个天而已,可忘了阿玉是个实心眼。

鹿薇薇想了想开口问:“你女儿呢,他爸管不管孩子,他说非离不可吗?”

阿玉低落:“我公婆帮忙带着女儿。他带那个女人回村去了。他说有他没我,有我没他。我公公婆婆也很生气,可是没办法。”

结婚十几年的大姐快人快语:“阿玉,不是我说你,你也太没用了!你当场就该把那个女人打出去。你凭什么退让,还被赶出来有家难回?”

阿玉扯了扯嘴角:“是啊,我爸妈也老说我太懦弱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表达愤慨。

前台小姑娘说,这样的男人,要我遇上了,宁愿一辈子自己过算了。

客房大姐说,阿玉,你有结婚证,你要狠一点凶一点。

鹿薇薇问:“阿玉,你娘家什么情况,如果你真的离婚了,他们会让你回去吗?”

阿玉抬头看灯:“我爸去得早,我妈前两年也走了。我就一个大姐,大姐家里也不容易,她上面有个婆婆,比李姐婆婆更难相处。”

顿了顿又说:“我娘家老家的房子,我妈过世后,就被卖了。我现在只能赚钱攒钱,以后先跟我女儿租房住吧。”

见阿玉也知道自己的婚姻是保不住了,只能好好攒钱,可她一个月2000多一点的工资,又如何乐观得起来呢?

谁也没有想到,老实木讷的阿玉,背后居然有这样的故事。

如果她再好看一点,性格再热络灵活一点,她结束这一段婚姻都不是什么问题。可她性格痴憨,这样算作家丑关乎尊严的大事,她也毫不避讳讲了出来,但谁也没办法真的帮到她。当晚大家便转移话题,熄灯睡了。

后来,大家见阿玉每次给女儿打完电话,总是会沉默一阵,知晓情况,也无从安慰。但确实再没有人排斥她,轻视她。再喊一声阿玉,总是多一份亲切和悲悯。

7

酒店公卫区域不大,阿玉的工作强度不大,在她清理楼道时,一些客房服务员为了打扫更多的房间,奖金高一点,打扫完卫生便开着门窗,晾干水渍,她们请阿玉水渍晾干后帮忙关门窗。

阿玉答应了,可有天她在一个房间看到客人遗失的一条项链,就收拾起来交给了负责这一间客房卫生的丁姐。

但最后客人致电索要时,丁姐一口咬定没有看到项链,店长查监控,又发现阿玉才是最后离开那个房间的人。

阿玉被问话时,气得脸色发白,她明明将项链给了丁姐。可当时她找到在同楼层打扫卫生的丁姐,也是在房间内给的,监控根本看不到。

丁姐能言善辩,更衬托得阿玉不清不楚。阿玉气愤,又死倔,直接拦住店长不让走,非要店长查清楚。

一起共事这么久,店长当然了解阿玉的性子,她倔强委屈着急的样子做不了假。可丁姐又下了猛药:“店长,阿玉是被男人赶出来的,她闹离婚呢,很缺钱。”

店长相信阿玉的心,又摇摆起来。

大概是被气极,一向不灵活的阿玉,居然记起来监控:“店长,按照丁姐的说法,我是最后离开623房间的人,可我离开了623就去了隔壁的626,为什么?我就是去给她项链的。”

丁姐没想到老实呆板的阿玉会反击,一时间反驳不来,只好承认事实。

丁姐被酒店开除,悄悄地离开了。

她的离开意味着阿玉反击的胜利,可阿玉并没有太高兴。鹿薇薇问她,事情解决了,为什么还不开心。

她一字一句地回答,这花花世界很好,可是人心太复杂了。

8

日子就在大家昼夜轮换的班次中一点点溜走。平静再次被打破,是因为阿玉的辞职。

这一批员工,一起从酒店开荒做起,到开业筹备,营业后的庆祝,让大家的感情无形中建立起来了。

可阿玉需要回家处理婚姻问题,她那寡情的男人,这一年已经取得了父母的原谅,再次跟阿玉叫嚣,如果阿玉这次不能回来办离婚,以后再也不让阿玉见女儿了。

别人仅知道阿玉家里有事,知道内情的人,更说不出挽留的话。

还是店长仁义,最后拍板:让阿玉先回家处理家事,处理好了之后,可以回来继续上班。到时候可以做客房服务员工作,毕竟多劳多得,有奖金。

阿玉闻言,神情感动,却依然没说太多,只给经理鞠了个45°的躬。

酒店的感谢礼仪,阿玉做得一丝不苟,她的长辫子也跟着垂了下来。

阿玉回寝室收拾东西时,鹿薇薇刚好在睡觉。她东西不多,动作很轻很慢,将自己的东西叠得整整齐齐装进包里,还把床单铺得平平整整。又静静坐在了床上,沉默下来。

她做这一切时,鹿薇薇已经醒了过来,就静静看着,看她的不舍,看她的挣扎,看她的沉思。

鹿薇薇不知道说什么好,语言从来就不是阿玉世界里的利器,她不善用语言去表达自己,更不擅长用语言去保护自己。

文艺少女鹿薇薇,一直欣赏普通人崛起的力量,想着这一别,此后再也没有同住一屋的缘分了。索性起身,穿着阿玉亲手做的布鞋,走到了阿玉的身边:“王姐,我帮你梳个头发吧,回家见孩子还是要高高兴兴的。”

阿玉抬头,略带歉意地说:“吵醒你了啊。”

鹿薇薇摇头,手里不停,解开了阿玉梳得平平整整的辫子,极快地帮她辫了一个时尚有蓬松感的辫子,一下子仿佛从七十年代跳跃到九十年代。

弄好后,鹿薇薇又翻出之前一直没有拆封的口红,轻轻旋转唇管,在阿玉的唇上,轻轻涂抹开来,然后给阿玉装进包里。

变换了发型,涂了口红的阿玉,身上衣服虽然是灰扑扑的旧衣服,突然之间一下子多了几分活力,几分生机。

阿玉看着镜子里不再呆滞的女人,也扯开嘴角,笑了笑:“谢谢你,薇薇。”

鹿薇薇很郑重其事地说:“王姐,不管是现代古代,把全部希望寄托在一个男人身上,都是靠不住的。你有孩子,你要成为她的依靠,你得稳住,你要活得明明白白!加油啊!”

阿玉点头,伸手抱了抱她,就像抱着自己女儿一样。片刻后,放开了她,提着包推门离开。

9

阿玉会玩QQ,是她主动要求跟鹿薇薇学的,鹿薇薇知道阿玉也要效仿她男人,在上面聊天交朋友,皱了皱眉,但也没说什么。还是给她详细指导了,怎么加好友,怎么聊天,怎么发说说。

有天阿玉发了说说,就这么僵着吧。鹿薇薇在她下面评论,加油打气。

鹿薇薇打电话给阿玉问情况,阿玉老实说了僵持的情况,鹿薇薇挂电话前什么都没说,第二天傍晚,一行人却直接开车来到了阿玉家,同行的有鹿薇薇的律师男友,还有酒店会开车的厨师李师傅。

他们待了三天就把事情解决了,阿玉不知道孟祈怎么跟周老幺一家人说的,但结果她很满意,豆芽归她,男人答应给她8万现金,买下阿玉索要的那两间房,每个月给豆芽600块的抚养费。(作品名:《爱是善良》,作者:秦慕歌 。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故事精彩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