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言恢复高考第一人”查全性院士,和光明日报相识67年

?

  “建言恢复高考第一人”查全性先生以95岁高龄仙逝,网上悼念文字刷屏。

  中国的高考制度是迟早要恢复的,查先生的“第一声”,如春雷惊蛰,万物昭苏,终成一代人心中的不朽记忆。先生首倡之功,不可谓不伟!

  

  查全性院士工作照。武汉大学供图

  据参与者回忆,查先生当年在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上提出此动议之后,小平同志马上问,今年来得及吗?遂决计当年恢复高考。

  在光明日报横亘70年的人物星河中,查先生横跨了67年!作为一位化学家,这还是不多见的。在光明日报上,第一次出现查先生的名字是1952年。当时,他是武汉大学化学系的一位助教。随后的漫长历史上,光明日报记录了一位普通知识分子从助教到副教授再到教授、院士的人生历程,也记录了他最为辉煌的一笔——作为恢复高考首倡者的来龙去脉。

  查先生在光明日报上的唯一一篇文章,是发表在2003年4月24日《教育周刊》上的《平和面对高考》。他以一位老者的身份,谆谆勉励考生,要发挥实有水平迎接挑选,并以平和的心态对待考试和录取结果,要相信高考是公平的。

人生的康庄大道。让我们向这位老知识分子致敬吧!

  今天,我们把查全性先生在光明日报留下的印记整理出来,列在下面,以作纪念。

  一、1952.03.20 光明日报3版

  武汉大学化学系查全性第一次出现在光明日报。

  二、1956.03.03 光明日报1版

  《交流向科学文化进军的经验》一文,报道了查全性钻研教材的经验和获得荣誉称号的情况。

  ——武汉大学化学系助教查全性在会上介绍了刻苦钻研教材的经验。现在他不仅能够讲授一般的化学课程,还开出了一门武汉大学过去从没有人开过的“物理化学”课程,和建立了物理化学实验室。他为武汉钢铁联合企业、武汉地质学校等单位修理了一部分化学仪器和设备,还在业余时间学会了俄、德、英等三种外国文字。

  三、1978.02.17 光明日报1版

  《加强领导 积极做好新生入学准备工作 武汉地区高校积极编印教材》:

  ——武汉大学化学系副教授查全性高兴地说,我要在搞好电化学基本理论研究的同时,把专业课的教学实验恢复起来,辅导学生上好实验课,为培养人才贡献力量。

  四、1978.06.26 光明日报1版

  《认真落实知识分子政策 武汉地区高等院校提升一批教授副教授 他们在坚持教学和科研中作出了显著成绩》:

  ——武汉大学提升为教授的化学系副主任查全性,长期从事电化学方面的教学与科研工作,研制成功了二百瓦氨—空气燃料电池,性能良好。这些年来,他先后发表了二十多篇水平较高的科学论文,并出版了科学专著《电极过程动力学导论》。武汉地质学院提升为教授的彭志忠,在矿物学、结晶学、晶体化学、X射线分析等方面都有较高的造诣。一九五七年,他在老专家的指导下,分析出了葡萄石晶体结构,发现了葡萄石架状层。他还与其他同志一道,发现了纤钡锂石等多种新矿物。武汉医学院由讲师越级提升为教授的叶世铎,在心脏外科手术治疗和研究中做出了显著成绩。

  五、1979.10.11 光明日报2版

  《贯彻“双百”方针 活跃学术空气 武汉大学科学研究取得可喜成果》:

件下,放电时间由原来的三个月提高到九个月,性能稳定,安全可靠。

  六、1981.03.30 光明日报3版

  《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名单》一文,报道了中国科学院新增补的二百八十三名委员,查全性成为化学部学部委员。

  七、1981.05.12 光明日报1版

  《中国科学院第四次学部委员大会隆重开幕》:查全性教授是大会主席团成员。

  八、2003.04.24 光明日报B1版《教育周刊》

  平和面对高考

  查全性

  从1977年恢复全国高等学校入学考试至今,高考制度已经有了不少的改进。高校招生人数逐年增加,愈来愈多的学校已经或即将实现单独招生。目前考生被高校录取的几率越来越高,选择学校与选择专业的灵活性也显著提高。今天的考生要比20多年前的考生幸运多了。然而,高等教育毕竟不是全民义务教育,高考的选拔功能将长期存在,落榜总有人在。即使成绩合格,也还要经受不同学校与专业的挑选。因此,考生和家长以什么样的心态对待高考与高考结果,就特别值得关注。

  我认为,正确的态度应该是,发挥实有水平迎接挑选,并以平和的心态对待考试和录取结果。要相信高考是公平的。大多数人发挥出了实有水平,就表明考试是公平合理的,就体现了“人人平等”。如果不适当地追求“超水平发挥”,则往往背上沉重的心理压力,产生考试焦虑,其结果往往适得其反。只要大多数考生考试考出了实有水平,则高考成绩就是平时教学状况准确、客观的反映,由此决定的高校和专业选择,也许就是考生的“最合适的位置”。因此,我建议家长在考前不要给孩子提出过高的要求,而要帮助孩子客观地分析自己的实力,设定符合实际的奋斗目标。而考生自己也不要去相信什么“超水平发挥”。“超水平发挥”不是经常的,也不会发生在每一个人身上。

,行行出状元。这是古今中外人才成长规律的正确概括。汲取教训,重新再来,也不失为一种选择。我本人就是两次高考才获得大学生资格的。

  高考竞争是人生面临的许许多多竞争的一种,能以一颗平常心对待高考,就一定能平和地面对人生的许多考验。亲爱的年轻朋友,把高考当作一次普通的历练吧!成功属于看淡成败的你。(作者为中国科学院化学部院士)

  

  2003年4月24日《光明日报》B1版版面图

  九、1985.03.18 光明日报2版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通过第二届学科评议组成员名单》:查全性教授是理学评议组成员之一。

  十、1987.09.30 光明日报2版

  《武汉大学实行硕士生中期分流制初见成效》:

  ——其中贺萍同学在“电化学体系的顺磁共振研究”中取得了重要成果。她的现场ESR电解池的设计和观测,均为现有文献所没有。经考核评审,她被知名电化学教授查全性录取为博士生。

  十一、 2000.01.01 光明日报B4版

  《武汉百名儿童开启“新世纪之门”》:

  ——在“九·一二广场”上,数万名青年学生手持闪光的蜡烛在欢呼,一场名为《迎接太阳》的大型文艺晚会同时 拉开序幕。晚会中有湖北省各行各业欢庆新世纪的场面,有著名科学家查全性回顾老一辈革命家关心教育科技的坦言;有科教骨干和一些武汉地区院士寄语新世纪的恳谈……零点,一座“新世纪之门”由百名儿童开启,寓意为打开走向新时代走向未来的大门。

  十二、2000.07.23 光明日报A1版

  《珞珈山生命之树常青》:

  ——以查全性院士为首的课题组,在我国电化学领域曾为我国解决了许多关键技术难题;

  十三、2002.07.15 光明日报A1版

  《武大:鼓励名师上讲台》:

  ——著名电化学家查全性院士讲课总是把最前沿内容介绍给学生。一位毕业生回忆道:“只要查先生一走进教室,同学们的心一下子给摄过去了。我们在他的指引下,领略化学园地里的处处胜景。”

  十四、2004.09.17 光明日报A2版

  《科学出版社表彰作者名单》,查全性获得优秀作者奖。

  十五、2006.11.22 光明日报9版

  《“另起炉灶”薪火旺——空军一航院推进教学转型侧记》:

  ——由院领导、专家教授和一线干部教员组成多个调研组,分赴军地院校、部队和空军训练机构进行调研,同时邀请院士查全性、赵梓森,著名学者杨叔子、章开沅、蔡朝东等来院讲学,进一步了解部队战备训练的前沿信息,掌握军事斗争准备对任职教育的需求。

  十六、2008.12.04 光明日报2版

  《恢复高考:奏响新时代序曲》

  刘西尧(原教育部部长、原光明日报总编辑)

  有人说恢复高考是“一个国家和时代的拐点”,“挽救了我们的民族和国家”;而更切实的意义是,它使多少人的生命有了希望,又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

  恢复高考,今天看来,怎样褒奖都不为过。它是一座纪念碑,标志着一段历史的结束,同时又是一个崭新时代的开始。恢复高考激活了整个社会的思想,从此,教育和科学迎来了一个百花齐放的春天。

  决策的过程经过了50多天,现在,很多细节都记不太清楚了。不过,当年的人才选拔制度,现在的人,无法想象。

  那是1977年夏天,刚刚复出的小平同志向当时的中央政治局委员方毅和我指示,召开一个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

  8月4日,座谈会如期举行,受邀参加的有吴文俊、周培源、苏步青、于光远、王大珩等数十位科技教育界知名人士。

  会开到第4天,几乎每场必到的小平听到了武汉大学副教授查全性的发言,建议当年恢复高考。此言一出,全场响应。此时,我坐在小平旁边,小平转过头问我:今年还来得及吗?我答:“高招会刚在山西开过,已经作了决定,还是按照过去的方法办。”“不过,”我补充说,“这个文件刚送到国务院,还没有批,如果要改的话,还有可能。”

  小平点点头,说恐怕还是应该改。我说了一句:“要改的话,今年的招生工作恐怕要推迟。因为按照惯例,9月份学生就要入学。”

  小平最后拍了板:“既然今年还有时间,那就坚决改嘛!把原来写的报告收回来,根据大家的意见重写。招生涉及下乡的几万青年,要拿出一个办法来,既可以把优秀人才选拔上来,又不要引起波动。重点学校要统一招生。今年下决心按要求招生,招的学生要符合要求。”

  话音刚落,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这是座谈会第一次鼓掌。

  这之后,我们开了一个四十多天的高招会,围绕几大争议,会议始终僵持不下。小平的“八·八”讲话,震动很大。但大家的迟疑主要是因为这些话毕竟只是从邓小平嘴里说出来的,讲话的场合太小,也不是那么正式,能够算数么?关键时刻,小平再次决断。那天,我们几位教育部领导被小平找去谈话。他直言:“你们还没有取得主动,至少说明你们胆子小,怕又跟着我犯‘错误’。”最后,他严厉地说:“教育部不要成为阻力。”

  回来后,我向高招会传达了小平的讲话,会场反应强烈,形势随之逆转。当期简报就把“响彻教育战线的一声春雷”作上了大标题。

  随后,在政审、报考标准和培养目标等问题上均有重大突破的《1977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迅速出笼,“自愿报名、统一考试、地市初选、学校录取”成为新的高招方针。

  1977年9月30日,教育部就此呈送《请示报告》。邓小平批示:“我看可以。”

  那一年的冬天,关闭了10年之久的高考大门终于重新开启,570万考生走进考场,加上1978年夏季的考生,共计1160万人——这是世界考试史上考生人数最多的一次。

  以此为起点,中国历史翻开新的一页。(本报记者丰捷采访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