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heicha001.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靓坤是哪个堂口的老大》最新章节。

现在,巴特菲尔德公爵以及南部王都的贵族议会们的决定,已经显而易见了。先派出一支‘精’锐小队,从血腥大教堂当中将贤者之塔的钥匙给偷出来,以备将来使用。

晨宁和七号听完了芙拉萝蒂的叙述之后,脸‘色’都是一副既兴奋又凝重了起来。他们两个人对视一眼,立马就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机会光复托沙旧都塞尔哈雷的首功,这是个什么等级的位面事件?搞下来有多大收益?但是塞尔哈雷里面是什么样等级的怪物,两个人也是有所耳闻的那是真的超凡者级别才能去的地方,像骨魔、狩魔蛛这种等级的怪物遍地都是,而且经常能够看见狂战魔之类的怪物,甚至更高等级的恶魔也很常见。

塞尔哈雷的整体冒险难度,绝对跟血腥大教堂的大殿差不多,这个难度等级的战斗,不是晨宁和七号两个人可以搞定的。哪怕有再大的机遇,这样的冒险都不值得去。

芙拉萝蒂并没有看到两个人怪异的脸‘色’,继续说道:“但是我们想的都太天真了。”

“怎么说?”晨宁随口问了一声,心里还在盘算塞尔哈雷的事情。

芙拉萝蒂道:“原本我们这一支到圣索菲亚来找回钥匙的队伍,就是被大贤者和公爵大人寄予厚望的未来去塞尔哈雷完成任务的种子小队。但是……连在圣索菲亚都损失这么惨重,最后只有我一个人活下来,去塞尔哈雷那就更危险了,以我们这样的实力,根本完不成大贤者的期望。”芙拉萝蒂的语气显得很沮丧。

在大殿当中的战斗,芙拉萝蒂只是略带说了一下,并没有太过仔细的讲述。毕竟,这对于她来说,是一段很不好的回忆。一行七个人,芙拉萝蒂本身就是托沙最富天才之名的巫师,而另外六个人,也都是公爵手下的‘精’锐骑士,但是却连血腥大教堂这一关都没有闯过去,如果没有晨宁和七号的帮忙,别说带出钥匙来了,他们这一整只小队都要在里面全军覆没。就这样的水平,去塞尔哈雷跟找死没区别。

晨宁默然。芙拉萝蒂的实力他是知道的,几个月之前,她就已经可以轻松轰杀一个诅咒之眼的大祭司,而这一段时间晨宁也看得出来,她实力绝对还有增长。.甚至晨宁都不确定,如果仅仅算法术对战的话,他估计自己都不是这‘女’孩的对手。再加上她那一身豪华的魔法装备,整体战力绝对是在水准之上的。而那名之前见过一面、慷慨赴死的公爵卫士的实力,也是必须要承认的。仅仅谈近战能力,晨宁不开恶魔心脏暴走,跟他也估计是伯仲之间。这样的一支‘精’英小队都在血腥大教堂团灭,晨宁真不敢说自己去了就能做得更好。

当然,如果这次行动真的是让晨宁来干的话,他有那么多底牌,肯定不会像芙拉萝蒂他们这样凄惨,但是这只不过是血腥教堂而已,塞尔哈雷里的危险程度还要更上一层楼。

“既然你们不行,为什么公爵大人和山德拉大人不亲自动手呢?”晨宁问了一声。山德拉和巴特菲尔德公爵两个人的实力那就绝对要强很多了,如果他们两个亲自带队,拉上一票高手去的话,还有希望。何必要让这些年轻人来送死?

芙拉萝蒂摇了摇头,说道:“就是因为公爵大人和山德拉爷爷太厉害了,所以他们不能去。塞尔哈雷外围有恶魔布下的结界,以他们两位大人的实力,一靠近塞尔哈雷就会被发现,到时候恶魔云集,哪里是两个人可以解决的?想要不引起注意,就必须像是我们这样,实力不上不下,既不会过分惹眼,也有一定实力可以完成任务的才行。”

这个道理晨宁懂,塞尔哈雷外面有结界的这个事情他也是知道的。超凡者可以在里面‘混’,天启者只要一靠近,那塞尔哈雷内部的恶魔就会开始警戒并且聚集。所以,偶尔还会有公会的超凡者在塞尔哈雷里面冒险,但是天启者是绝对不会来自讨没趣的。

晨宁心里在盘算。塞尔哈雷的这件事情,他实在是很像参加,但是最主要的就是时间的问题。如果,行动时间能够推后一些的话,晨宁有信心在短时间内实力得到成长之后,再来参加。只不过,就看托沙的高层们最后怎么决定了。如果太仓促的话,晨宁自认实力不够,那绝对是不会去找死的,重生之后他可还没活够呢。

如果实在不行,那就只能考虑将这个情报卖掉了。只不过,像光复塞尔哈雷的这种等级的位面事件,固然能够卖出去不小的价钱,但是哪儿有自己亲自参加解决掉的收益高?

别说晨宁不死心了,连一向觉得晨宁总是在冒险找死的七号都有些不甘,他问了一句:“你们决定了什么时候去光复塞尔哈雷没有?”

芙拉萝蒂眼神显得很‘迷’惘:“最短也要两个月以后。这把钥匙上的邪能污染必须要清除掉才能够拿去开启贤者之塔,现在只有大贤者知道怎么清除邪能污染,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现在我们这支小队覆灭了,要‘花’很长再重新准备队伍。不过,想要组成更强大的队伍恐怕有些不太可能了,但是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尝试。我们的家园,不能永远都在恶魔的玷污之下,人类也不能永远的活在恶魔的‘阴’影下!”

芙拉萝蒂的话说的大义凌然。但是这话很明显,意思就是‘明知道是去送死也去送一下’。

七号对芙拉萝蒂的这种态度很不以为然,他现在还是很不甘心。但是不甘心又能怎么样?两个月的时间,最多七八次的位面冒险,他可没信心能够成长到能够在塞尔哈雷来去自如的程度。不由得有些泄气,他不甘的说了一声:“靠,参加不上!”

芙拉萝蒂有些惊喜的看了他一眼:“七号先生,你要来参加光复行动吗?”

“不不不不,我觉得我实力不够,你还是让你旁边儿的这位帅哥去吧!”七号知道了这件事情基本跟自己没关系了,干脆也就不纠结了,恢复了本‘性’,开始开晨宁的玩笑,揶揄他。

可谁料,晨宁竟然点了点头:“到时候通知我。”

“到时候通知我。”

芙拉萝蒂万分惊喜:“你要参加?真是太好了!”

“如果到时候有时间的话,我一定会来。也许还会带几个实力强大的朋友也说不定。”晨宁这样说道。

七号皱着眉头看着晨宁,忍不住的又要唱反调:“卧槽,塞尔哈雷是什么情况你不知道?”

晨宁没理他。七号没把握两个月成长到可以去塞尔哈雷的地步,但是晨宁有信心。两个月的时间,足够他的实力再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了。

“我要怎么联系你?”芙拉萝蒂问道。

晨宁说了一个地址,那是耀光公会在在托沙的基地。现在晨宁在公会里的权限,已经可以让公会基地给他传递一些普通的消息了。到时候晨宁就算是在现实世界当中,也可以从公会独立网络当中收到讯息。

具体的行动时间现在还没有办法确定,最短也是两个月以后,贤者之塔的钥匙上面的邪能污染想要消除掉,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两个月,这是一个最基本的时间,甚至还有可能会更长。再加上选择路线、做出战斗计划等等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事情,总而言之不是一时半刻能够搞定的。

三个人休息的也差不多了,晨宁干脆另外又召唤了一匹战马不是魅影驹,而是二环法术坐骑术,召唤的也不是魔法马,只不过是普通战马而已。倒不是晨宁小气,魅影驹一次只能召唤一头,没办法再‘弄’多了出来。这匹新召唤出来的马,则让七号给骑了上去,至于芙拉萝蒂,在说她不会骑马之后,被晨宁当仁不让的抱在了怀里跟他共乘一骑。

路上,晨宁跟芙拉萝蒂在耳鬓厮磨,七号刚开始还有闲不住嘴巴偶尔上来‘插’一两句嘴,但是看到两个人都没有工夫搭理他之后,干脆也就不去招人讨厌了,在一边闷闷不乐的骑着马。

到了公会基地之后,七号就跟晨宁两人告别了,他准备返回现实世界。临别之前,七号有些犹豫的问道:“爱德华,你确定要去参加两个月后的塞尔哈雷的行动?”

“我确定。”晨宁点了点头。

“你有信心有把握?”

“把握没有,信心有。”晨宁说道,“事在人为,两个月后会有什么样的变化谁都不知道,如果到时候我的实力达不到预期的话,那我就只能放弃,但是现在既然有目标,我当然会尽力去做到。”

七号沉默了一下,他咬了咬牙,说道:“行,到时候,你要去就叫上我!”

晨宁一点儿也没有因为七号这么说而感到有什么意外,似乎这一幕早在他的预料当中一样。没有多说什么,晨宁超他点了点头,然后就怀抱着芙拉萝蒂,骑着魅影驹,进了托沙之墙的城‘门’。

七号在原地,看着晨宁的背影,有些发愣。半晌,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草,为‘毛’老子脑袋一糊涂,又他娘的要跟那煞笔一起去送死?”他嘴巴这么骂,可那脸上的笑意却灿烂的很。捏了捏拳头,他自言自语道,“要发力了要发力了!不然两个月之后真他娘的是要去送死了!”他这样想着,人已经走到了公会基地内部,开启了穿越钥匙,准备回归了。

而晨宁,则在将芙拉萝蒂这姑娘给送回了高塔之后,安嘱她好好休息,两个人也没有继续胡闹,晨宁就也离开了。

两个月后的赛尔哈雷之行到底要怎么样,那也是两个月之后的事情,当下,对于晨宁最重要的,还是尽力的提升实力,否则这场事件当中就算有再高的收益,也跟他没半‘毛’钱关系。

回到了现实世界之后,晨宁出现在了自己的房间里。成为了资深者之后,用不着到耀光公会的基地去进行穿越,确实给他省了不少事儿,用不着每次穿越都要坐上一个来小时的车了。

走出房间,晨宁在屋子里四处看了看,没发现有林紫彤的踪迹。看来,这姑娘还在异位面折腾这没回来。林紫彤在异位面现在应该也呆了有三天了,算上上一周的话,一共差不多十几天的时间。这对于超凡者来说也是很长了。不过,那海盗王的宝藏的难度确实不小,哪怕以林紫彤的实力,想要真正搞定下来,恐怕也不太容易。

上一周,林紫彤就没有回来,整整一周没回来,这周也没见到她的人影。对于超凡者来说,每周四天的位面穿梭时间是刚刚好的,不会受到穿越惩罚。不管是哪个等级的位面穿梭者,都会尽量的避免穿越惩罚,多延误一天,那穿越惩罚的时间就越来越严重。而像林紫彤这样,穿越惩罚那肯定是免不了了,她基本上来说,下面半月别想去异位面了。

林紫彤这次到坠星之地已经有十二天了,正常来讲,对于超凡者,十二天的位面穿梭以最优情况来看的话,九天就足以消弭位面之力的侵蚀,但是由于穿越惩罚,她需要‘花’十五天。这多‘花’半个月的时间,对于超凡者来说可是极为宝贵的,‘浪’费在穿越惩罚上,那是多划不来的事情?

不过也没办法,很多时候位面事件就是这样,高级位面时间耗时长一些,甚至长过了正常的穿越时间,那也是经常会发生的事情。当初晨宁在托沙面对‘波’诺多,以及在奥罗迪克参加红月大考的时候不也是碰到了这样的事情么?这种情况是没有办法完全避免的,只能说尽量去在短时间之内做得更好。

第一时间更新《靓坤是哪个堂口的老大》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傻王的俏皮邪妃

夏沫微然

极品呆夫

墨浅伊

莫非我真的是神

司徒红叶

妈咪快逃,父皇杀来了

米旗

倾天乱

**袁

地产泡泡

得了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