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工钢构股权“保卫战”:精功集团创始人金良顺退出 方朝阳成为实际控制人



<> > >

一个老式的钢结构龙头,新兴的组装式巨头长江精工钢结构(集团)有限公司(股票代码:600496.SH)(以下简称“精工钢结构”),将“号角”实际控制权转移。

9月4日,记者获悉,上海万荣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荣投资”)是精工集团第三大股东的“母公司”精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精工控股”)将所持股份的10%转让给第二大股东中信建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投控股”)。转让后,建行控股成为精工控股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54.1%。它也成为精工钢铁的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此前,京钢的母公司“精工控股”的最大股东是精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精工集团”)。随着股权变动,精工集团创始人金良顺将失去对精工钢铁的实际控制权。

精工钢铁表示,近日,经精工集团董事会和股东讨论,同意精工集团向法院申请司法重组。在此情况下,上海万荣拟退出精工控股持有的股权,并同意理查兹转让股权。

同时,精工钢铁表示,根据《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精工控股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减持公司股份。浙江金昌奇亚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昌奇亚”)与其全资子公司杭州尚雅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尚雅”)与精工控股《股份转让协议》签订合同。协议转让方式转让给精工控股持有的股份5.124%。

值得注意的是,精工集团正陷入巨额债务泥潭。记者发现,公开资料发现,京工集团及其子公司未清偿债务超过21亿元,三大上市公司持股比例均在99%以上。大多数债权人还寻求司法冻结和资产处置。回到债务。

在这个关键时刻,精工钢铁正在将公司的风险与京工集团的债务危机“隔离”。精工钢铁的法人兼董事长方朝阳成为精工钢铁的实际控制人。

股东变更

一方面,作为精工控股的金融投资者,万荣投资不愿参与大股东精工集团的债务;另一方面,中国建设控股有限公司也希望减少京工集团债务的声誉影响。

关于退出的原因,万荣投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公司是一家专业投资公司,是精工控股的金融投资。自今年7月以来,精工集团经历了债务违约事件,并以精工控股而闻名。建议作为投资者退出风险规避。该公司渴望退出,但也找到一些外部投资者进行交流。但是,由于精英集团的影响,很难找到合适的目标人。” p>

“ CBC是精工控股的创始股东。它更了解精工控股的内部状况,并且更有信心。在我们提出退出股权的想法后,他们认为精工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可以通过股权转让有效地隔离。精工集团对精工控股和精工钢结构的影响也有利于维持精工股份结构的稳定性。这是一件好事,因此我们愿意接受我们的权益。”负责人补充说。

中建控股还表示,作为公司的实际管理人员,为保持精工控股股权结构的稳定性,决定收购万荣投资持有的股权,并成为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据了解,中建控股成立于2004年,注册资金为1亿元人民币。它是精工控股,精工钢铁管理和核心骨干的股权平台。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裁是方朝阳。

此外,据记者报道,在中建集团未获得股权之前,京工集团和中国建设控股分别持有45.9%和44.1%的股份。精工集团与精工集团的股东持股比例接近。

同时,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尽管精功钢结构的实际控制人是金良顺,但在公司和精工控股的运营中,上层股东精工集团已向管理层给予了充分授权。因此管理层对公司有更高的管理。自治。精工的董事会有7名成员,其中4名来自管理层。精工钢铁有5名执行董事,分别来自精工控股和精工钢铁。精工钢铁的日常运营经理是方朝阳。

“由于股权关系,董事会成员等原因,精工集团本身并没有一个“一句话”,在精工钢铁的管理决策中,这是一种制衡。与中国建设控股的关系。”知情人士补充说。

另外,记者从京工集团债权人处获悉:“债权人只能处置京工集团直接持有的股权或资产,而不能直接处置太阳公司的股权或资产。精工钢铁是精工集团的孙子。这家公司,债权人无法直接进行交易。”

因此,精工钢铁的保值增值也是债权人,股东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利益最大化的体现。

鉴于这一变化对债权人的影响,精工钢铁表示,股权转让有利于上市公司的可持续发展,有利于全体股东的权益原则,尤其是上市公司全体股东的利益,加强公司治理,提高公司盈利能力。

风险“隔离”

据记者了解,截至7月16日,京工集团及其子公司在合并范围内的未偿债务已超过21亿元。随着时间的推移,8月21日,京工集团宣布新增4.03亿元的到期未偿债务。

精工集团虽然正在处理巨额债务,但对精工钢结构也产生了很大影响。

尽管精工集团在平时没有参加精工钢结构的运营和管理,但由于实际控制者的影响,精工钢结构在工作批准方面面临许多问题。从本质上讲,股权变更也希望排除京工集团对公司声誉的影响。另外,8月24日,精工钢铁半年报披露,精工集团的债务问题对精工控股的声誉产生了负面影响。

在这方面,精工控股和公司已采取积极措施消除这些负面影响:首先,与合作伙伴充分有效地沟通,以减轻有关方面的担忧。精工控股强调,精工控股持有精工控股45.9%的股份,仅比第二股东中国建设信贷集团低1.8%。因此,精工控股拥有相对独立的经营和管理,与京工集团的日常交易没有关系。少于2亿精工集团的唯一信用担保同时具有其他物权抵押,其实际风险敞口很小。

二是确保生产经营平稳正常,逆势发展业务;第三,加强资本管理,通过新增信贷,处置非主要资产等方式增强流动性。此外,精工钢铁表示,精工集团的违约主要影响了公司的声誉。精工集团是间接股东,其债务纠纷不会直接转给公司。

基于上述股权关系,精工钢铁表示,公司的管理团队,业务发展,品牌技术等是独立的,并不依赖精工集团。

鉴于大股东京工集团的债务状况,精工钢铁还表示,该公司作为上市公司,严格遵守有关法律法规,防止大股东侵占上市公司资产,维护利益。中小股东。公司的控股股东没有上市公司资金的非经营性占用或变相占用。目前,公司没有为精工集团提供任何关联交易和担保。

对此,精工集团的债权人告诉记者,精工集团目前的债权人无法直接与精工钢铁公司打交道,影响很小。精工钢铁的良好发展也对债权人有利。

“资产保护”

面对当前的困难,精工钢铁的管理层一直在尽力确保上市公司的增值。

精工钢铁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自精功集团发生债务以来,公司一直在尽最大努力确保公司的稳定经营和管理,并确保上市公司的增值和增值。对于精功集体,偿付能力也将增加。”/P>

与此同时,为回应股权转让给债权人的影响,精工钢铁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股权的变化也对精工集团,精工控股,精工钢铁的债权人和利益相关者有利。最大化利益。“

目前,精工集团直接持有精工科技,快技山股份已向金融机构质押了99%以上。精工集团直接持有精工控股的股份,并向金融机构提供了超过99%的质押。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股权转让将减少精工钢铁面临的股权结构风险。

同时,精工钢铁的半年度业绩也给股东带来了信心。 8月24日,精工钢铁半年报披露,报告期内,公司实现业务承兑汇票89.56亿元,同比增长36.30%,完成年度目标的60%,其中工业建筑已完成年度业务目标;收入46.69亿元,同比增长19.88%;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1.82亿元,同比增长53.16%,超过2018年全年的净利润。

精工钢铁表示,报告期内,该公司的预制建筑技术特许经营业务签署了2份订单,涉及资源使用费1亿元,目前签署了6单,涉及资源使用费3.2亿元。公司的EPC工程总承包业务取得突破,承接了绍兴国际会展中心项目23.5亿元。

据记者了解,对于同级京工集团的流动性问题,绍兴市及安徽六安市委,市政府的上市公司注册党对此十分重视。 2019年4月,他们组织了地方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并与合作关系银行举行了银企协调会议,并持相同态度:正确区分京工集团的风险范围,防止京工集团的流动性困难影响精工控股和精工钢铁;该组织不向精工控股出借精工钢铁,不收取贷款,不对贷款施加压力,不增加新的贷款条件和融资成本;支持精工控股,精工钢铁实施独立信贷;同时敦促有关部门实施上述措施。

精工钢铁表示,本次股权变更完成后,信息披露义务人将按照有利于上市公司可持续发展,有利于全体股东利益,特别是利益的原则,加强公司的规范治理,提高公司的盈利能力。上市公司全体股东。能力。

(编辑:DF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