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安·威廉姆森球鞋大合同:于是耐克史上最伟大“选秀”

  原创/氧气是个地铁

  

  你知道的,继勒布朗·詹姆斯后最具影响力的新秀,锡安·威廉姆森,终于敲定球鞋代言合同了。耐克旗下独立品牌Jordan,从9家运动品牌的激烈竞争中获胜,5年7500万美元签约锡安·威廉姆森。在不考虑通货膨胀的复杂情况下,这份合同金额从账面上可超越詹姆斯当年7年9500万,成为史上最贵新秀球鞋合同。其实,阻止这个纪录的恰好是锡安本人,因为他选择耐克的因素不只是钱到位,更在于这个品牌拥有自己偶像篮球史上第一人迈克尔·乔丹。

  耐克总算做了明白人。事实上,尽管旗下包揽NBA全部三位时代超巨,乔丹詹姆斯科比,但他们并非都在第一时间出手。耐克创始人菲尔·奈特是个匠人,有着恋物洁癖,早先对球星代言缺乏兴趣,公司内部也很难相信一个新秀能这么赚钱,不过一部分管理层可相当有远见,始终保持对被信仰蔑视的阿迪达斯死忠乔丹实施感化,最终联手打造出超越时间的Air Jordan系列。

  等到科比出现时,阿迪达斯终于没有吃亏,为了得到这位当时最强高中生,他们为避开竞争对手耐克各种保密,总算能牢牢把握小飞侠第一个三连冠的合同。但审美强迫症的科比实在无法忍受阿迪达斯设计师们严重违和的创意,解约意向明显,加上一些场外因素干扰合作,这场生意最终谈判破裂。渴望科比多年的耐克当然不会错过机会,于是他们再次获得时代超巨,并凭借着当事人堪比乔丹非常苛刻的要求,让自己的市场不断扩大。

  同年,2003,勒布朗·詹姆斯以“小皇帝”之威名声势浩荡,立即引来无数品牌的抢注册。失去头牌科比的阿迪达斯迫切需要一位新领袖,小皇帝就是最好人选,他们的代价是准备掏出一个亿。耐克有着出名的反向选秀眼光,他们只能选择错过詹姆斯。可惜就在詹姆斯认可阿迪达斯时,阿迪达斯反而不认可詹姆斯,价格缩水,合作结束。耐克重新杀过来,7年9000万,真诚服务詹姆斯,甚至雇一个诗人介绍未来产品线,加上乔丹的影响,完美劫镖。至于18岁的詹姆斯如何拒绝锐步一千万美元独家签约权和开出的10年1.15亿让耐克都绝望的大合同,已经成为市场营销案例。

  耐克三度捡漏,从最大宿敌阿迪达斯手中连续签约乔丹、科比和詹姆斯,真是史诗级幸运。不过从侧面也反映出他们眼光有时实在太糟糕。比如姚明,耐克早对小巨人感兴趣,并且实现第一轮代言。不过耐克还是因为对姚明缺乏诚意和信心(大个子不卖鞋),最终错过广义上十三亿的中国球迷。耐克对斯蒂芬·库里同理,库里代言过耐克,但在续约时被连续好几次让任何处在该背景下的运动员都会感觉无礼的举动,直接没去掉名字地修改给杜兰特展现的PPT,当然还有钱太少了只有250万,这样就不能怪UA跑过来抱走库里。

  基本,耐克的大牌都不是选秀来的,要么由于竞争对手出现超级超级巨大巨大的失误,要么就是自己出现超级超级巨大巨大的失误。只有一位,凯文·杜兰特,耐克以7年6000万美元强硬投资,结果得偿所愿。所以,当闭眼可见天赋的锡安·威廉姆森就摆在面前时,耐克不用开会都知道必须高价拍卖,于是史上最大新秀球鞋合同就这样诞生。

  说起锡安·威廉姆森,这可是个有商业头脑的家伙。选择耐克当然是有偶像迈克尔·乔丹的一份功劳,但耐克今后十年的版图才是更具诱惑力的资本。锡安早在选秀日就先后递交了四个带个人属性涵盖不同领域的商标注册申请,说明他有大胆想法。勒布朗·詹姆斯若干年后退位,凯文·杜兰特还需要不断调整,他,锡安·威廉姆森,做好自己,就是耐克头牌。尽管美国媒体在一份2024年联盟十五大球星排行榜中将这位年轻人仅列在第八位,但耐克显然和我都不这样认为。

  至于锡安能否超越杜兰特,成为耐克史上最伟大“选秀”,还不得而知,拭目以待吧。

  原创/氧气是个地铁

  

  你知道的,继勒布朗·詹姆斯后最具影响力的新秀,锡安·威廉姆森,终于敲定球鞋代言合同了。耐克旗下独立品牌Jordan,从9家运动品牌的激烈竞争中获胜,5年7500万美元签约锡安·威廉姆森。在不考虑通货膨胀的复杂情况下,这份合同金额从账面上可超越詹姆斯当年7年9500万,成为史上最贵新秀球鞋合同。其实,阻止这个纪录的恰好是锡安本人,因为他选择耐克的因素不只是钱到位,更在于这个品牌拥有自己偶像篮球史上第一人迈克尔·乔丹。

  耐克总算做了明白人。事实上,尽管旗下包揽NBA全部三位时代超巨,乔丹詹姆斯科比,但他们并非都在第一时间出手。耐克创始人菲尔·奈特是个匠人,有着恋物洁癖,早先对球星代言缺乏兴趣,公司内部也很难相信一个新秀能这么赚钱,不过一部分管理层可相当有远见,始终保持对被信仰蔑视的阿迪达斯死忠乔丹实施感化,最终联手打造出超越时间的Air Jordan系列。

  等到科比出现时,阿迪达斯终于没有吃亏,为了得到这位当时最强高中生,他们为避开竞争对手耐克各种保密,总算能牢牢把握小飞侠第一个三连冠的合同。但审美强迫症的科比实在无法忍受阿迪达斯设计师们严重违和的创意,解约意向明显,加上一些场外因素干扰合作,这场生意最终谈判破裂。渴望科比多年的耐克当然不会错过机会,于是他们再次获得时代超巨,并凭借着当事人堪比乔丹非常苛刻的要求,让自己的市场不断扩大。

  同年,2003,勒布朗·詹姆斯以“小皇帝”之威名声势浩荡,立即引来无数品牌的抢注册。失去头牌科比的阿迪达斯迫切需要一位新领袖,小皇帝就是最好人选,他们的代价是准备掏出一个亿。耐克有着出名的反向选秀眼光,他们只能选择错过詹姆斯。可惜就在詹姆斯认可阿迪达斯时,阿迪达斯反而不认可詹姆斯,价格缩水,合作结束。耐克重新杀过来,7年9000万,真诚服务詹姆斯,甚至雇一个诗人介绍未来产品线,加上乔丹的影响,完美劫镖。至于18岁的詹姆斯如何拒绝锐步一千万美元独家签约权和开出的10年1.15亿让耐克都绝望的大合同,已经成为市场营销案例。

  耐克三度捡漏,从最大宿敌阿迪达斯手中连续签约乔丹、科比和詹姆斯,真是史诗级幸运。不过从侧面也反映出他们眼光有时实在太糟糕。比如姚明,耐克早对小巨人感兴趣,并且实现第一轮代言。不过耐克还是因为对姚明缺乏诚意和信心(大个子不卖鞋),最终错过广义上十三亿的中国球迷。耐克对斯蒂芬·库里同理,库里代言过耐克,但在续约时被连续好几次让任何处在该背景下的运动员都会感觉无礼的举动,直接没去掉名字地修改给杜兰特展现的PPT,当然还有钱太少了只有250万,这样就不能怪UA跑过来抱走库里。

  基本,耐克的大牌都不是选秀来的,要么由于竞争对手出现超级超级巨大巨大的失误,要么就是自己出现超级超级巨大巨大的失误。只有一位,凯文·杜兰特,耐克以7年6000万美元强硬投资,结果得偿所愿。所以,当闭眼可见天赋的锡安·威廉姆森就摆在面前时,耐克不用开会都知道必须高价拍卖,于是史上最大新秀球鞋合同就这样诞生。

  说起锡安·威廉姆森,这可是个有商业头脑的家伙。选择耐克当然是有偶像迈克尔·乔丹的一份功劳,但耐克今后十年的版图才是更具诱惑力的资本。锡安早在选秀日就先后递交了四个带个人属性涵盖不同领域的商标注册申请,说明他有大胆想法。勒布朗·詹姆斯若干年后退位,凯文·杜兰特还需要不断调整,他,锡安·威廉姆森,做好自己,就是耐克头牌。尽管美国媒体在一份2024年联盟十五大球星排行榜中将这位年轻人仅列在第八位,但耐克显然和我都不这样认为。

  至于锡安能否超越杜兰特,成为耐克史上最伟大“选秀”,还不得而知,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