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说自己贱,其实是在变相的说“我很高尚”

对很多人而言都知道边界感很重要,但是很难在人际关系中建立健康的界线,因此他们宁可把自己搞得看起来很贱的样子。

我还是习惯性的先做一个解释,我这里所提到的贱,没有贬低谁的意思。我在分享中所使用的任何词语都是经过处理的,不带着任何道德啊,情绪啊之类的色彩。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或许是你的朋友,或许是你的父母,他们在努力的给你讲述着自己的故事,他们是如何付出的,别人是如何用一种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方式对待他们的,说到最后,他们可能往往会来上一句:“现在想想,我怎么那么贱呢!”

然后呢?你知道接下来他们想听到你说什么吗?自然是希望你可以和他们一起声讨对方了,可是声讨完之后呢,就会走入抱怨的深渊。

之所以说抱怨是一个深渊,就是因为它可以让你上瘾,你从中可以一遍又一遍的体验到自己是何等的高尚,别人又是多么的残忍。

心理学:说自己贱,其实是在变相的说“我很高尚”

在我的工作中,我可以倾听这样的来访者所说自己的贱气,也可以和他一起声讨那个对他的付出视而不见的人,但是我不会陪他一起抱怨,因为抱怨本身就是对彼此间可以建立健康的边界的一种抗拒。

所以在声讨完那个“白眼狼”之后,我会陪着我的来访者一起看看,在他的这段关系里发生了什么。这时候往往是一个人改变自己的契机,因为这里面有着太多容易被我们轻易忽视的心里真相。

在这样的讨论中,来访者往往可以看到,自己的付出并不像自己原本想的一样那么高尚,自己其实也是有需要的,至少是想让对方看到自己,可以照顾一下自己的情绪吧,进而还会希望对方可以多听一点自己的话。

所以在关系中总会感觉到自己有些贱的人,其实是没有能力用一种不那么贱的方式去跟对方表达你的愿望的。比如你有可能希望他和你变得亲近些,你也可能希望他可以多听你的……

说自己贱,其实是在用比指责对方更为高明的一种方式想要声讨对方,这是一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划不来,更何况你面对的不是你的敌人。想让自己没有那么贱的一个最佳方法就是和对方建立健康的边界。

一个专心做咨询的实战派心理治疗师

一个在来访者面前没有正形,但是可以做到字字珠玑的心理咨询师

一个经常会有一些怪论,可是会深入你内心的非著名心理咨询师

总之是一个最不像心理咨询师的心理咨询师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头条号!

想让生活再幸福一点点,关注我们!

如果您喜欢本文,那就点个赞、关注、转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