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今天谈成了就是香槟谈不成的话就要让我吃子弹了!

小说:原来今天谈成了就是香槟谈不成的话就要让我吃子弹了!

此刻黄婷已经跪在地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她几乎像是一个残疾人一样趴在地上脸色惨白,全身抖动的像个打谷机一样,鼻涕眼泪流的到处都是!她是看见过我对谢舒妤的手法的,我想她此刻一定绝望了。

“黄姐怎么这幅德行了,我还没怎么你呢!”我附下身摸着她胖胖的脸轻柔的问到。

“不不不,别杀我,我不想死啊!”黄婷突然开始大叫起来,然后像鬼上身一样乱跑乱叫,她的眼睛睁的极大!

“吓疯了吧!等会儿可别被方香的手段吓得屎都出来了!”韦前进使劲踹了她一脚然后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就有两个 大个子进来把黄婷架走了。

“还是以前那样,我给你保管着,你时刻过来取就行!”韦前进对我说道“还有,我觉得应禹的主意很不错,拿一个投名状出来然后这事儿就这么过了吧~我可挺忙的!”

“你们男人可真是花样多!”郁红玉坐回自己的位置并没有表示反对!

我把他们三个看了个遍,手指不停地敲击着扶手想着对策,我点了第二根香烟最后站起来说了一句等我一会儿就走出了办公室。还是走到电梯口按下了下去的电梯键,走进电梯之后我打电话给陈梦妮“我需要……”

“明白,我们已经接收到了,你那里有传真吧?你告诉我号码,大概过十分钟的样子我会传一份文件过去,你看了就知道了!”说完陈梦妮挂断了电话,电梯门也刚刚打开了,我走出大堂又去旁边的便利店里买了一份炒饭和一盒牛奶,上楼之后我发现办公室里没有动静,传真机同样也没有动静所以我去微波炉里热了一下牛奶和炒饭,我把时间设为三分钟,这三分钟的时间里我收到了十二张A4纸大小的文件,其中四张全是照片,而且看样子这十二张并不是所有,这十二张纸上记录这应禹爸爸的所有银行账号进出款记录还有股票账户详情及各类金融账户,还有他已经应禹等直系亲属名下所有的不动产及车辆记录,非现金资产等所有资料看得我眼花缭乱,而那四张照片则是应禹爸爸和各类人物的密谈照片,其中还标注着每个人的名字与职位,在最后一张上还标准这录音见附录几个字。

我把这十二张纸码的整整齐齐又去前台找了订书机订上,“叮”的一声脆响,微波炉已经工作完毕,于是我拿着文件和晚饭重新回到韦前进的办公室,我把文件放在桌子上然后推向了对面的应禹说道“你看看这个,不过我建议你最好一个人看!”

“这么快?”应禹神秘一下然后拿起了文件,不过只是看了第一眼他就面色剧变,他看了看我应该是接受了我的建议,开始站起来一个人走到了窗户边上看,而我则开始吃晚饭,我看到他翻到第二页的时候开始抓头发当他看了一半的时候热的外套也脱掉了,而当他看完所有的文件之后转身走了过来,他走到我身边像一个被抢走了女朋友的小可怜“剩下的呢?你怎么弄到的?这是京城的文件你怎么可能弄到?”

他的表情让我心情愉悦,愉悦到胃口大开所以我开始大口吃饭, 我认为此刻嘴里咀嚼这炒饭一边握着牛奶然后抬头用扑闪扑闪的大眼睛看着他的样子一定可爱极了!

“那么你可以投票了!”我笑着说到。

“看来方小姐这趟出差真是收获颇丰啊~”韦前进拿过了应禹手中的文件看了一眼随手打开了一旁的碎纸机“这么看的话之前倒是我们的格局太小了,市总局的家伙也不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喜欢而是压根不敢得到!”

我没有接话而是看着他们说道“两位男士可以投票了!”

“还投个屁啊!”应禹骂了一句“明天我们三个把所有的场子都带你走一遍,既然是合伙人了那就要坦诚相待!不过你这些资料到底会怎么处理?”

“没办法处理,本来放在哪里就回到哪里,反正也不会有其他人看到!”我摊了摊手随便编了个理由。

“嗯~我觉得还是一次性毁掉比较好啊~”应禹再次说到。

“嗯,我会提出你的这个想法试试看!”

“来来来,为了庆祝新成员的加入我早就准备好了香槟庆祝,大家都来喝一杯吧!其他事情嘛大家以后有的是时间去解决!”郁红玉尽然从她的包里拿出一瓶香槟!但是当她再次去包里找开瓶器的时候我发现里面有一把手枪!原来今天谈成了就是香槟谈不成的话就要让我吃子弹了!

我们四人举杯相庆,这场景真是像极了老友聚会的快乐,喝完之后我们相继离开,我一个人走在华灯初放的街道之上,越走越委屈,越走越想哭,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陈梦妮打电话想见我,她约我在附近的茶艺吧见面,她年纪不大但是已经完美的继承了女人絮絮叨叨的特点所以我没有给她一直开口的机会而是给她倒满茶水说道“明天你最好不要出现,如果非要出现记得穿上防弹衣,我看到他们有枪!”

“有枪?”陈梦妮全身一震“那我等下给你也那一件过来!明天你出门之前记得穿上!”

“我不用穿,这样会暴露的!不知道你们装在我身上的东西明天会不会被发现!”我问到。

“我问一下!”陈梦妮打了个电话然后对我说道“不会,没问题,全都没有金属成分!”

“那就好,明天应该会有人去自首,你们记得及时通知丰悦林,好让她安心下来!”我喝了一杯茶对陈梦妮强调到。

“这你放心,肯定没问题的!”

“那就这样吧,我先回去了!我走了你再出来,茶钱你付顺便再给我点现金,我没钱了!”我站起身向她平静地伸出手,脸皮极厚的从她那拿了一千块的现金然后打车回家!

但我还没开门呢,发现门把手上挂着一张卡片!这不是色情小卡片了而是高利贷的卡片,而且上面还粘着一把钥匙,我把小卡片翻了过来,果然上面又写了一行小字,这应该是一幢公寓的地址,这地址很偏!钱伟这家伙还真是一天一出戏了么……不过这把钥匙给我是什么意思,准备给我跑路用的地方?我又不是你我可不打算跑,等完事儿之后我就准备蹲监狱里去!

也许是晚上的神经紧绷完全掏空了我的身体,在这种本该失眠的夜晚我尽然倒头就睡,一觉睡到大天亮!更可怕的是一打开门就发现门口放着一袋子早餐,这大山和钱伟是商量好的吧,一个早上一个晚上!不过生气归生气,送过来的钥匙我还是放进了抽屉里这顿早餐我也吃惊了肚子里!,我真是一个表里不一的小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