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如意宝:用“妙观察智”来认识贪心的本体



  共工后裔讲故事2天前我要分享

  2017-02-24 索达吉堪布 达玛妙林

  皈依发心

  诸佛正法贤圣三宝尊,

  从今直至菩提永皈依,

  我以所修施等诸资粮,

  为利有情故愿大觉成。

  阅读前,让我们一起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本无体性的诸法却给自己带来无穷无尽莫大的痛苦,这是徒劳无义的。比如对于美丽的姑娘,你为她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样无有任何意义。分别念为我们带来无穷的过患,当我们用智慧来观察自己的分别念,这时才知道,其实分别念为我们假立了许许多多毫无意义的事情,对此我们必须用妙观察智来铲除之。

  在正确运用妙观察智来观察外境时,一切相状都不存在,犹如乌云融入虚空一般。所谓“妙观察”就是将粗法抉择为细法,再将细法分析为无方分微尘,如此就可将所贪的对境,比如我们这个身体用妙观察的智慧进行详详细细地观察,最后我们会得到一切法都是空性的结论。同样,观察自心也是犹如阳焰水一样,是空性。总之,外境与自心皆了不可得。

  至于春天阳焰水,有众多野兽执之为真实的大海而疲于奔命,但一个人如果有智慧,知道这不是真正的水而是阳焰水,那他就不会为此而操劳。同理,我们应该认识贪心的本体,认识之后自己在生活中就不会苦恼。这样我们观察了生烦恼的外境和心识,然后再观察它的作用,得知这一切也都是虚伪不实。

  用各种方法来观察时,因缘所生的贪心与执著,乃至所贪执的外境都不成立。我们应该如此来观察外境和有境,烦恼没有能力损害这种理智,因为这种妙观察智是符合实际的,而其违品——烦恼本来是虚伪。

  无我与空性犹如狮吼遍三界的理智,纵使有人绞尽脑汁也根本不可能找到适当理由来破斥,法称论师及历代众多高僧大德对此也专门引用教理作了许多阐明与论证。因此我们应当以这样的智慧来进行认真观察,使这种智慧的观察在自己的相续中再三地生起,犹如转轮一样,如是就能自然逐渐挣脱轮回之网,获得自在洒脱的境界。

  无论是大乘还是小乘,都必须运用相应的智慧来观察和对治烦恼。在小乘的十六行相中,我们应着重修持无常、苦、空、无我,通过这四种智慧来对治它的违品,即常乐我净的四种颠倒分别念,如是修持就会逐渐断除烦恼网。

  在贪嗔等烦恼生起时,我们详加观察其因缘——心识与外境,烦恼本不存在。这样不管是任何一个烦恼生起的时候,我们就用智慧来观察它的本体,通过不断观察,自相续中会无勤生起定解,定解生起之后,就会越来越远离乃至灭尽烦恼。

  在此,对治烦恼只依靠妙观察智,不需要安住修持,就这样无论白昼还是黑夜,时时刻刻反观自心烦恼的本性、作用、因缘,当观察的能力日趋成熟时,定解油然而生,烦恼渐灭于法界之中。犹如太阳的光芒能遣除黑暗,只要我们经常如理作意,以符合实际道理的这种妙观察智去观察烦恼的本性,那稍经修持也是能产生极大的对治烦恼的力量,就如病人服下或敷上妙药后能在短时间内遣除一切痛苦,而服下一般的药只能取得不太显著的疗效。

  一切的颠倒分别念和烦恼就像一柄纸糊的屠刀,只要认识它的本性,这柄虚假的屠刀就不能伤害我们。但相对我们这些业重凡夫而言,不懂依智慧去观察认识其本性时,烦恼还是把我们紧紧束缚于轮回中,无法在短时间内得到解脱。

  如果我们没有运用妙观察的智慧进行观察,那无始以来的烦恼习气积重难返,甚至连一般烦恼也难以对治,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当我们没有观察对治时,烦恼似乎是三界中最厉害的怨敌,但当我们认真去观察或对治它时,这件事就显得轻而易举。以上这些道理在《入菩萨行论》第四品中讲得比较详细。

  如果没有摧毁烦恼,则始终不会得到安乐,所以我们应如病人服食妙药一样来依靠妙观察智断除烦恼,智慧之火是能燃尽烦恼的木柴。如果我们执著于对外境产生的各种烦恼分别念,而没有去观察其本质,则烦恼就像水的波纹一样,只会不断增长,永无停息,乃至虚空未尽之前也无法断除,这样在今生和来世只能带给我们无量的祸害和痛苦。

  ——敬摘录《窍诀宝藏海》

  回向偈

  文殊师利勇猛智,普贤慧行亦复然,

  我今回向诸善根,随彼一切常修学。

  三世诸佛所称叹,如是最胜诸大愿,

  我今回向诸善根,为得普贤殊胜行。

  收藏举报投诉

  2017-02-24 索达吉堪布 达玛妙林

  皈依发心

  诸佛正法贤圣三宝尊,

  从今直至菩提永皈依,

  我以所修施等诸资粮,

  为利有情故愿大觉成。

  阅读前,让我们一起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本无体性的诸法却给自己带来无穷无尽莫大的痛苦,这是徒劳无义的。比如对于美丽的姑娘,你为她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样无有任何意义。分别念为我们带来无穷的过患,当我们用智慧来观察自己的分别念,这时才知道,其实分别念为我们假立了许许多多毫无意义的事情,对此我们必须用妙观察智来铲除之。

  在正确运用妙观察智来观察外境时,一切相状都不存在,犹如乌云融入虚空一般。所谓“妙观察”就是将粗法抉择为细法,再将细法分析为无方分微尘,如此就可将所贪的对境,比如我们这个身体用妙观察的智慧进行详详细细地观察,最后我们会得到一切法都是空性的结论。同样,观察自心也是犹如阳焰水一样,是空性。总之,外境与自心皆了不可得。

  至于春天阳焰水,有众多野兽执之为真实的大海而疲于奔命,但一个人如果有智慧,知道这不是真正的水而是阳焰水,那他就不会为此而操劳。同理,我们应该认识贪心的本体,认识之后自己在生活中就不会苦恼。这样我们观察了生烦恼的外境和心识,然后再观察它的作用,得知这一切也都是虚伪不实。

  用各种方法来观察时,因缘所生的贪心与执著,乃至所贪执的外境都不成立。我们应该如此来观察外境和有境,烦恼没有能力损害这种理智,因为这种妙观察智是符合实际的,而其违品——烦恼本来是虚伪。

  无我与空性犹如狮吼遍三界的理智,纵使有人绞尽脑汁也根本不可能找到适当理由来破斥,法称论师及历代众多高僧大德对此也专门引用教理作了许多阐明与论证。因此我们应当以这样的智慧来进行认真观察,使这种智慧的观察在自己的相续中再三地生起,犹如转轮一样,如是就能自然逐渐挣脱轮回之网,获得自在洒脱的境界。

  无论是大乘还是小乘,都必须运用相应的智慧来观察和对治烦恼。在小乘的十六行相中,我们应着重修持无常、苦、空、无我,通过这四种智慧来对治它的违品,即常乐我净的四种颠倒分别念,如是修持就会逐渐断除烦恼网。

  在贪嗔等烦恼生起时,我们详加观察其因缘——心识与外境,烦恼本不存在。这样不管是任何一个烦恼生起的时候,我们就用智慧来观察它的本体,通过不断观察,自相续中会无勤生起定解,定解生起之后,就会越来越远离乃至灭尽烦恼。

  在此,对治烦恼只依靠妙观察智,不需要安住修持,就这样无论白昼还是黑夜,时时刻刻反观自心烦恼的本性、作用、因缘,当观察的能力日趋成熟时,定解油然而生,烦恼渐灭于法界之中。犹如太阳的光芒能遣除黑暗,只要我们经常如理作意,以符合实际道理的这种妙观察智去观察烦恼的本性,那稍经修持也是能产生极大的对治烦恼的力量,就如病人服下或敷上妙药后能在短时间内遣除一切痛苦,而服下一般的药只能取得不太显著的疗效。

  一切的颠倒分别念和烦恼就像一柄纸糊的屠刀,只要认识它的本性,这柄虚假的屠刀就不能伤害我们。但相对我们这些业重凡夫而言,不懂依智慧去观察认识其本性时,烦恼还是把我们紧紧束缚于轮回中,无法在短时间内得到解脱。

  如果我们没有运用妙观察的智慧进行观察,那无始以来的烦恼习气积重难返,甚至连一般烦恼也难以对治,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当我们没有观察对治时,烦恼似乎是三界中最厉害的怨敌,但当我们认真去观察或对治它时,这件事就显得轻而易举。以上这些道理在《入菩萨行论》第四品中讲得比较详细。

  如果没有摧毁烦恼,则始终不会得到安乐,所以我们应如病人服食妙药一样来依靠妙观察智断除烦恼,智慧之火是能燃尽烦恼的木柴。如果我们执著于对外境产生的各种烦恼分别念,而没有去观察其本质,则烦恼就像水的波纹一样,只会不断增长,永无停息,乃至虚空未尽之前也无法断除,这样在今生和来世只能带给我们无量的祸害和痛苦。

  ——敬摘录《窍诀宝藏海》

  回向偈

  文殊师利勇猛智,普贤慧行亦复然,

  我今回向诸善根,随彼一切常修学。

  三世诸佛所称叹,如是最胜诸大愿,

  我今回向诸善根,为得普贤殊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