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地名也是餐厅名西贡的味道吃完就像亲自前往了远方

  这家店的店名有点难以启齿。重复两次,犹如思念的人伏在耳畔的喃喃低语,轻唤着你的名字近乎狎昵。又见他微微侧眸,眼神澄澈,表露那份神圣的心迹。

  想和你一起去尝尝西贡味道,小小的愿望在平凡的日子里,就像秋晴无雨,不着痕迹。年少时相信默契可以战胜运气,大街小巷千万家餐厅,在渴望生活灿烂闪烁之时偏偏想起了这家店。

  

  就像小孩子吵着要去迪士尼,就像少年人为了去一次漫展不惜和家里人吵架,后来他们的脑袋上都被插上注射针,冰冷的理智顺着血管流遍全身,终于成为了他们口中的大人。封锁在心里的情感犹如困兽,在繁忙工作的挤压下渐渐血红了双眼,吃不到越南小煎饼的时候会忍不住难过生气什么的,也是可以被原谅的。

  越南小煎饼酥脆得无法捧起,是异域风情的难以触及。豆芽里的水分、虾仁里的阳光、猪肉里的快乐简单地组合在一起,相互映衬彼此配合得毫无缝隙。若是我们之间的罅隙早已注定,我愿意趁着还年轻,变成酥脆的小煎饼被你吃掉。

  

  当今世界吃饭多是为了应酬,食欲总是被纷扰的人际关系捆绑掩埋。如果是一个人的话,在漂亮又美味的食物的面前可以尽情释放自己的欲望,任由简单纯粹的进食冲动把那些令人疲惫的事物赶出脑海,只有这样才是对食物最大的尊重。有个小卷毛说过类似的话,他有一双温柔的眼睛,把白色T恤穿得明朗而干净。我问他为什么一个人来这家店吃饭,他就这么回答我了。情不自禁想起童年时认识的一只雪白小猫,它一定会把剩下来的酸辣鸡翅叼起来,跳到房顶上,藏在月光的阴影里独自享用。

  

  那个夏天的我还认真地反驳了他,我说当我尝到鸡肉檬粉这样的美味的时候,心里一定满是我爱的那个人。恨不能把这个世界上所有甜美的、能让人感到幸福的一切都送到他面前,因为世界欠他太多。后来一语成谶,独自坐在餐厅里,果蔬新鲜的清爽感和鲜嫩鸡肉上淌下的酸甜酱汁,激荡回甘于口中,让人钟情。回过神来的时候夏季的坏胃口全都被治好,一整碗鸡肉檬粉被吃得干干净净,要填补某人离开时留下的生活的缺口,原来其实也很容易。

  你不喜欢酸辣鸡翅的味道,是不是因为它的酱料就像我撒的谎,有一股自负的呛人味儿?那是因为我把脆弱都藏在尺骨和桡骨之间,小心地保护起来不想太快被发现。啃噬着整根尺骨,狠狠咬断相接的关节软骨,我甚至迷恋闭上眼睛做这些事情,想象自己其实是一只猫,从来不说话,只对信任的人露出肚皮。

  

  最有创意的大抵是甘蔗虾。在这之前从来没想过虾可以这样吃,细腻弹嫩的虾被香酥可口的炸层包裹着,插在甘蔗上。甘蔗的清甜,渗透进了虾肉里,虾肉和甘蔗,是荤与素,海与陆,柔软与坚硬。可惜客人们往往会留下甘蔗不吃……总之可以的话还请不要这么做,毕竟他们曾经相依为命、同甘共苦。

  

  其实真正的西贡味道大概只有火车头河粉。昔日越南的西贡现在变成了胡志明市。胡志明是越南的一位伟大的领袖,伟大到大家为了纪念他,把这座城市的名字给改了。Saigon对于如今的越南人来说,大抵相当于我们的“长安”“金陵”,是已经不用了的名字,却饱含了悠长的意蕴,是故事里的家乡。当这道招牌火车头河粉来到你的面前,你不知道它的前身是不是明代郑和下西洋的大船,只听说牛肉要半熟的,等滚烫的汤冲下去,就变成最鲜嫩的全熟牛肉了。

  

  如果我们终将不欢而散,请把我的梦境定格在离你最近的地方。感谢你赐我乍见之欢,也感谢你许我孤独圆满。总而言之,在这浮生万千之中,你我有缘相见,多谢款待,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