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亏掉5.4亿元,关店2400家,女装大佬拉夏贝尔跌落神坛


半年亏掉5.4亿元,关店2400家,女装大佬拉夏贝尔跌落神坛


亏损之下,开销却丝毫未减。数据显示,2018年,公司销售费用为60.32亿,较上年增幅38.52%,管理费用5.04亿元,同比增长29.51%;财务费用0.53亿元,同比增长216.42%。如今公司境内线下经营网点较2018年底净减少2400余个,但仍未能改变亏损的事实,甚至亏损还扩大了!

值得注意的是,伴随着业绩同降的还有股价。拉夏贝尔发行价为8.41元/股,上市初曾最高达到31.42元/股,随后一路杀跌。2019年1月底,公司股价曾一度跌破发行价,随后升至10元附近,而后再度下行,如今最低至5.43元/股,创下上市以来新低,更是早已低于发行价……

去年拉夏贝尔曾信心十足,称从集团多品牌的市场战略角度出发,男装将是未来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规划三年内男装规模可以有几何倍数的预期增长结果。

可结果却出乎预料,2018年三大男装品牌,JACK WALK、Pote、MARC ECKO实现6.5亿营收,门店数量700家,增长幅度仅个位数,没有实现几何倍数的增长。然而男装市场的规模正在增大,男性消费力已超越女性,这个机会拉夏贝尔好像并不感冒。而拉夏贝尔童装却增幅较大,截至2018年12月31日,8EM共有门店274家,相比2017年末净增72家。2018年8EM实现营业收入2.05亿元,同比大幅增长79.84%。只可惜8EM在100亿面前力量太小。

拉夏贝尔称,公司营业收入的下降主要受国内大众服饰零售市场持续低迷,和公司主动优化线下渠道结构的双重影响。同时,公司加速过季品销售,导致商品平均毛利率同比下降。此外,公司业务转型调整、降本增效等举措正在积极推进中,但实际效果尚需一定时间才能逐步体现。

其实早在2018年年报中,公司就提到,未来可能面对经济波动于消费需求下降的风险,国内消费者的需求下降将可能削减公司的营业收入和盈利能力。此外,较大规模的存货也会增加公司现金流压力,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消费者对产品需求的意外或快速变化,可能会导致公司存货积压,并将直接影响公司的销量及定价计划,造成现金流紧张。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拉夏贝尔曾被认为是国内崛起速度“首屈一指”的龙头女装品牌。但近两年,消费者走访拉夏贝尔旗下品牌的门店时却发现,拉夏贝尔不管是原创品牌还是投资品牌,在设计、定价等方面都存在着同质化现象。

曾有消费者以其位于北京东方银座的品牌旗舰店内展示的数个子品牌服饰为例,吐槽拉夏贝尔都是“都市轻熟女”或“复古运动”的风格,运用了大量的雪纺、印花细节,乍看上去很难区分。定价方面,大多数连衣裙、套装的价格都超过300元,与Zara、H&M等国际快时尚品牌竞争,并不具备价格优势。

另外,因最近几年对规划的寻求,遍及困扰服装企业的存货问题,也逐步成为拉夏贝尔的妨碍。2014年-2018年,公司的存货快速攀升,从13.27亿元增至25.34亿元,同期存货占活动财物比从26.42%升至48.58%。截至本年一季度末,公司存货仍高达21.93亿元,占活动财物的份额升至50%。

在服装零售业遍及低迷的商场形势下,公司为坚持营收规划,加大了折扣力度以及对往季产品的出售。这直接导致公司毛利率的下降。2018年,平均毛利率由上年的67.73%降至 65.33%。本年上半年,公司继续加大对过季产品的出售和处理力度,毛利率进一步下降。

在出资战线上,拉夏贝尔也正在选择性缩短。本年5月,公司将所持杭州黯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54.05%股权以2亿元转让出手,这家于2015年收买的电商公司,旗下拥有七格格等电商服饰品牌,一度承当了将拉夏贝尔旗下产品引进线上的重任。

6月,拉夏贝尔全资子公司——拉夏企管转让所持天津星旷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98.04%份额,对价2.75 亿元。该合伙企业自2015年成立以来,首要出资医药、消费、新能源等工作领域。

公司标明,本次转让有助于改善公司内部财物结构,为主营事务发展供给资金支撑,估量为公司奉献净利润2900万元。

服装行业专家马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快时尚行业目前呈现整体饱和、过剩的局面,已经不能容纳品牌的疯狂扩张。而拉夏贝尔陆续关店的举措可看作是收缩调整策略、优化渠道结构的具体体现。

谈及拉夏贝尔业绩不佳的原因,马岗认为,除却市场低迷等客观缘由外,品牌自身的短板也需要被正视,如产品设计老龄化、难以吸引年轻消费者,以及企业的营销方式过于传统,与新媒体和新兴消费群结合不紧密等。

上市2年不到,公司业绩亏损不断,股价跌破发行价,又给发审委“抹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