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刚 - 怀念路遥



南刚,陕北安塞人。热爱文学。

怀念路遥

今年是路遥先生去世的第二十五个年头了,借此机会,来写写我所了解的路遥写生。

还记得17年夏天与几位爱好文学的同学去陕北清涧拜访路遥先生的故居,先生故居如今座落在一条公路边上,石墙上是巨幅的先生画像。门前的枣树郁郁葱葱,但门内的窑洞一片安静,门上吊着锁,只好怀着敬意踮起脚尖向里探视。罢了去先生邻居家探访,希望能了解一些有趣的事情,当年的发小,如今已经是年近八十的老奶奶了。畅谈一番,得到了最有用的消息,“路遥回来过,但是基本上不来周围串门,就是坐在炕帘上沉着头思考。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

不管漂泊到何处,心永远贴着黄土地。

从“wei”到王卫国,再到路遥先生自己戏称的“王喂狗”,最后到路遥。可以说,从头到尾他的人生充满了苦难,但是不乏辉煌。虽然路遥说自己不拒绝鲜花与红地毯,但是显然,鲜花与红地毯带来的“苦难”让他更向往“早晨从中午开始”式的文学躬耕。

“人不仅要战胜失败,还要超越成功”,然而,准备着手超越《人生》的那一刻起,路遥的人生似乎就是一场苦难之旅,在此之前,毛乌素大沙漠的誓师之旅对于这位文学巨匠来说,显得尤为庄重,事实告诉我们,这是一场与命斗的战争,幸运的是,路遥战胜了失败,可是,却败给了自己的倔强。正如《路遥传》书中所说,“他的倔强成就了他,但也毁了路遥。”

尽管如此,我仍然感动于你牛马般地“劳动”,土地般地奉献。路遥把自己奉献给了社会和哺育他的陕北黄土地,奉献给了自己的亲人。

获得矛盾文学奖却因囊中羞涩而只能依靠弟弟王天乐借钱去北京领奖,却因为弟弟天乐的一句“以后不要再获诺贝尔文学奖,我借不来外汇”而发出“日他妈的文学。”这样的无奈之言。

文学给了路遥幸福,给了他鲜花和红地毯,却也给他留下了无尽的苦楚。

但愿延安大学的文惠山上鲜花与长青松柏永远地陪伴着这颗炽热的心脏跳动在陕北厚重的高原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