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王贞贞终于暗自决定,就从建安处下手,干预女儿陷进火坑

  小说:王贞贞终于暗自决定,就从建安处下手,干预女儿陷进火坑

  第四章:棒打鸳鸯(6)

  王贞贞送走了女儿之后,再次斟酌女儿与建安的事情,感觉横竖都不是那么回事儿。她反复思量,女儿怎么能够找一个农民的儿子?女孩往上嫁,这是祖辈人传下来的不成文的规矩,瑜儿怎能下嫁到一个农民家里做媳妇?这可是让周围同事笑掉大牙的事啊!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家女儿怎么了,掉价也不能掉到这份上啊!王贞贞决定从李建安那儿下手,干预女儿陷入沼泽,跌入苦海的恋爱。

  她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阻止女儿这场盲目的恋情。无论有多大困难,也要把这件事情做到底。方针既定,剩下的就是策略问题。她拨通了女儿的电话:“瑜儿,建安工作的事儿,我想和他谈一次,这样操作起来,妈心里也好有个谱。”

  “嗯,那太好了,谢谢妈!嘻嘻,妈,您真好……”韩瑜笑得甜蜜而温柔,那声音像百灵鸟鸣唱。唱过之后,便以最快速度,把建安的电话号传递给母亲。

  王贞贞从自己银行卡上取出一万元现金,叫来司机,备了坐骑,直奔H县县城。她要直接找建安,开门见山向李建安摊牌。

  这天上午十点左右,建安给母亲做了按摩,护士给母亲扎上了点滴,建安坐在母亲病床边失神望着母亲,专注忘我。二姐换娣见弟弟如此,担心道:“建安,你这两天都没怎么看书了,我在这儿守着妈,你找个清静点的地方看会儿书吧,老这么耽搁下去,我担心你的学业,……。”

  建安恍然醒悟:是啊,只从母亲掉过两次泪之后,他的心一直都处在兴奋和浮躁状态,一会儿找医生问,一会儿又去查资料,一会儿又给母亲按摩。他都忘了自己还是一名学生,马上就要毕业考试。二姐这一提醒,他立马应道:“中、中啊,这两天,我都忽略了。感觉母亲随时都会醒来,我的情绪始终都处在兴奋状态,也没心思看书了。”

  手机铃声响了,建安看是陌生号,犹豫着,按了接听键:“喂,您是?”

  “是建安吗?我,是韩瑜给我的号码……”

  王贞贞亮出女儿韩瑜。

  “是……是阿姨啊,您好!我在医院呢,您在哪儿?我……我去接您。”

  建安心里开始打鼓:来了。我见了她,说些什么呢?

  “我,到医院门口了,你出来一下。”

  这个时候建安还真没有准备好要见岳母大人。见了,又说些什么?这场谈话,对于李建安,无论怎么开始,怎样结束,他都觉得是那样唐突,那样令他手足无措和尴尬。丑媳妇儿不愿见公婆,那么丑女婿大概也有如是感受吧。建安此时此刻真的好想有一场不可预知的意外,好让自己免于这场约见。

  不管怎样,即使是赴一场鸿门宴,这个时候的他,也不能有第二个选择。更何况,约见自己的是知心爱人的母亲,是自己生命中注定躲不过的至关重要的亲人。此时此刻,必须以一颗平和心,尊敬心,孝顺心对待。这样想着,建安不忘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端详自己的面容,证实了没有灰尘,没有异常,才整齐了步伐,稳定了心跳向医院大门口走去。

  令建安不可预知的是,今天这位未来的岳母大人却与上不期而遇截然两样,大不相同。当建安从医院出来,正在张望之时,王贞贞笑盈盈,满面喜悦,目含慈祥,从停泊的轿车上下来,叫道:“建安——。”

  建安眼前是一位慈祥得足以让他铭记终生的慈母形象的中年夫人。望着眼前慈祥的夫人,建安亲热地叫道:“阿姨——”他随即紧走几步,来到这位慈母面前。毕恭毕敬,站在那儿,谦恭地望着夫人,缄默无语,却用眼睛在问:阿姨,您怎么来了?

  “瑜儿说你母亲病了,我正好来这儿办点事,顺道过来看看,……。”

  王贞贞的话令建安感动到脸热心跳,也崇拜到五体投地。是啊,这么有身份,有派头,有爱心的知心爱人的妈妈,前来关心自己卧病在床的母亲。母亲不但是一位伤者,也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如今因为受伤卧病在床,竟然惊动了一位处级女干部前来探望,这让建安深深替母亲感到自豪和骄傲。

  然而,也许他知道了王贞贞前来的真相,那颗自尊到卑微的心,会伤痛到吐血。当然,这只是后话。

  建安望着眼前这位高贵雍容,慈祥亲切的夫人,心里的感激波涌而至,心跳立马加速,他忐忑地说:“谢谢阿姨!”他说完这四个字,再没了下文,一双茫然的眼睛,望着这位至尊的“审判官”,似乎在等待着一场神圣的宣判:是站在这儿说话,还是到母亲病房?一时间,建安竟不知道怎样选择。只是孩子般望着王贞贞,抱着仅遵圣命的态度,期待着。

  “你母亲在那儿住,走吧,我去看看她。”

  “嗯,她,在五楼……”建安终于松了一口气,开始挪动脚步,前面带路,领着这位雍容的贵夫人朝母亲病房走去。

  “你母亲是脑外伤?”

  “嗯。”

  “恢复得怎样了。”

  “还……还可以,只是……只是还没有完全清醒……”建安不好介绍得过于详细,也无法介绍详细。

  “这样啊。严重的脑外伤,很容易留下后遗症,要注意帮助病人康复,……瑜儿很同情你母亲的遭遇,她是个善良重义气的孩子。向我说起你母亲的伤势时,她很伤感。说一定要帮助你……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我作为瑜儿母亲,能够体会她的心情……”

  王贞贞边走边说。

  建安静静听着。

  “嗯,是……是的,阿姨……我、我能理解。”建安终于开口说话,但说得极其吃力,他心里忐忑着,究竟弄不明白这位贵妇人来此探望的真正意图。他只有迎合王贞贞,跟着她的节拍,往下走。

  “真是个好孩子啊!你父母有你这样的儿子,应该骄傲!”

  王贞贞的赞誉之词,更使建安不知道王贞贞要唱哪出戏,心里更加没底儿。就红了脸说:“阿姨,您过奖了。”

  说话之间,他们到了病房。建安走在前面,来到母亲病床前介绍道:“这是我母亲……”接着,介绍了二姐。

  二姐换娣忙站起来,向客人打招呼。

  建安向二姐道:“这……这是我同学母亲……”换娣热情地招呼,然后让座儿道:“阿姨,您坐,您坐下歇会儿。”说着,拿一把小凳子,递过来。

  “不用、不用了,没事儿,我不累。”王贞贞并没有要坐的意思,只是站在那里说话:“真是不幸啊,老太太这么大年纪了,还遭这份儿罪。医生怎么说的?有多少天了?”

  “二十多天了。”建安沉郁地回道。

  “唉,老太太伤成这样,可辛苦你们子女了。平时多给病人按摩,对康复有好处……建安,那我就不多留了,还有事儿。这是我对你母亲的一点心意,……”王贞贞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不用说,也看得出来是有相当数目的钞票。

  建安极力推托,他说:“阿姨,您能来看我妈,我们全家已经很感激了,真的不能……”建安双手把信封捧还到王贞贞面前,执意要王贞贞收回。

  “听话,建安。不然阿姨就生气了,……”王贞贞抬出长辈命令的口气,迫使建安不得不收下她的心意。

  建安送王贞贞下了住院楼,送到大门外,他本以为就此别过,她上车走人,他回医院陪侍母亲。然而,当建安放慢脚步,有意等着王贞贞上车,向她告别时。王贞贞却停了下来,回头对建安道:“建安,阿姨有话跟你说,…… ”

  建安愣怔了一下,跟了上来,站在那里沉默着。等待。

  王贞贞也许是没有整理好腹稿,一时竟然没有开口,她默默地望着建安。

  建安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阿姨,有什么事儿您尽管说。”

  王贞贞凝视着建安的眼睛,轻轻叹口气,道:“唉,我本来也是不想说的,更不愿意管你们年轻人的事。可是,谁让我是瑜儿母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