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阿里战略合作,阿里云飞天为何受青睐?

  科技正能量昨天我要分享

  阿里巴巴的自研实力正成为其独特的竞争力。

  8月22日,河南省人民政府、郑州市人民政府与阿里巴巴集团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借助阿里巴巴自研飞天云平台,打造中国数字经济强省。根据协议,省政府将支持阿里巴巴参与河南省国产软硬件产业发展,推动飞天国产云平台相关产业链上下游合作。

  云计算行业靠低价比拼硬件的时代已不复返,可控性以及安全能力等软实力正成为企业和政府机构选择云平台的核心标准。从某种程度上讲,基于开源技术搭建的云平台已经失去竞争力。

  阿里巴巴对技术自研始终抱有初心,从最早投入云计算,打造阿里云到近年来成立达摩院、平头哥,无一不体现阿里在技术上的热情和进取“野心”。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曾说,十年前阿里做的最大投资就是云计算。“从云计算操作系统开始,程序代码自己写,所有都是自己干。直到今天,我们证明这个时代离不开云。”在飞天上,阿里自研的城市大脑、神龙(X-Dragon)服务器都在引领技术前沿。

  

  作为国内最早投入云计算研发的科技公司,阿里云也是国内为数不多有自研云操作系统的公司,过去十年已服务数百万客户群体,这其中包括各地政府以及各行业企业,浙江最多跑一次、中国化工、都运行在阿里云上。

  十年飞天,十年自研

  IOE(IBM小型机、Oracle数据库以及EMC存储)曾是大型企业IT系统的标配,阿里巴巴也不例外。但不同的是,阿里巴巴比其它公司更早地遇到互联网规模带来的挑战:电商业务飞速增长,原有的IT系统已接近临界点,流量洪峰随时可能压垮系统。

  当时,阿里巴巴面临着两个选择,一是依靠开源技术搭建计算平台,二是自研,从底层开始搭建一套系统。前者门槛低较高,但在性能和安全性上存在瓶颈;自研则要付出更大的代价,优势也很明显,可以打破性能天花板,同时企业可以更好地把握平台的技术发展。

  阿里巴巴最终选择了后者,成立阿里云,2009年2月工程师在北京上地的办公室写下飞天操作系统第一行代码。

  这一选择在当时饱受争议,无论公司内部还是外部,但马云和时任集团首席架构师王坚态度都非常坚决,马云曾表示:“我愿意给阿里云每年投10亿,连续投十年,做不成再说。”

  功夫不负有心人。飞天已经打破多项世界记录,曾一次刷新世界计算奥运会SortBenchmark六项纪录。

  

  如今,阿里云已经稳居亚太第一、全球前三,飞天底座上也衍生了一系列新的技术,例如数据库OceanBase和POLARDB、互联网中间件Aliware、物联网平台Link、神龙云服务器、城市大脑、AI芯片NPU等。

  基于这些创新技术,阿里云的技术红利不断溢出,广泛服务电商、工业、医疗、交通、政务等诸多行业企业,为企业数字化转型提供强大的计算能力和大数据处理能力。购票、网上购物、城市交通、奥运会等关乎国计民生的应用无不构建在飞天平台的基础上。

  唯有自研才能盖起高楼大厦

  在软件领域,自研意味着更高的上限。

  但从过去几十年的IT发展历史来看,软件一直是中国企业的软肋,例如在操作系统、数据库和中间件等关键软件领域的布局上几乎处于空白,这也导致众多企业过于依赖开源技术,在根本上限制了企业技术的发展。

  直到今天,中国还没有掌握移动操作系统的核心命脉。但在云操作系统上,却能有与国外技术一较高下的底气,而阿里巴巴过去十年来的持续投入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当上云已成大势所趋,云操作系统正在成为整个社会经济生活的运行底座,强劲的技术底盘则是盖起高楼大厦的必要条件。

  这与移动操作系统在智能手机领域的作用如出一辙,iOS、Android孰优孰劣无需赘言,依赖开源的Android手机在用户体验上与iPhone相差甚远。

  在云计算领域,Openstack诞生之初曾红极一时,众多布局云计算晚的互联网公司和软件研发实力孱弱的硬件公司都纷纷选择“拿来主义”,试图在此之上搭建自己的云平台,在云计算市场分一杯羹。

  这类云平台千篇一律,但都前途未卜。基于开源OpenStack来构建云平台缺陷很明显:稳定性差,组件不一致,升级困难……换言之,其从诞生之初就不适合大规模云服务,选择OpenStack意味着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作为创始者的Rackspace和HP都早已退出。

  河南省的这次选择,其实也在对外释放一个信号:时至今日,走自研路线的企业终将高歌猛进,成为市场的顶级玩家,而“拿来主义”的云衰退不可避免。

  收藏举报投诉

  阿里巴巴的自研实力正成为其独特的竞争力。

  8月22日,河南省人民政府、郑州市人民政府与阿里巴巴集团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借助阿里巴巴自研飞天云平台,打造中国数字经济强省。根据协议,省政府将支持阿里巴巴参与河南省国产软硬件产业发展,推动飞天国产云平台相关产业链上下游合作。

  云计算行业靠低价比拼硬件的时代已不复返,可控性以及安全能力等软实力正成为企业和政府机构选择云平台的核心标准。从某种程度上讲,基于开源技术搭建的云平台已经失去竞争力。

  阿里巴巴对技术自研始终抱有初心,从最早投入云计算,打造阿里云到近年来成立达摩院、平头哥,无一不体现阿里在技术上的热情和进取“野心”。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曾说,十年前阿里做的最大投资就是云计算。“从云计算操作系统开始,程序代码自己写,所有都是自己干。直到今天,我们证明这个时代离不开云。”在飞天上,阿里自研的城市大脑、神龙(X-Dragon)服务器都在引领技术前沿。

  

  作为国内最早投入云计算研发的科技公司,阿里云也是国内为数不多有自研云操作系统的公司,过去十年已服务数百万客户群体,这其中包括各地政府以及各行业企业,浙江最多跑一次、中国化工、都运行在阿里云上。

  十年飞天,十年自研

  IOE(IBM小型机、Oracle数据库以及EMC存储)曾是大型企业IT系统的标配,阿里巴巴也不例外。但不同的是,阿里巴巴比其它公司更早地遇到互联网规模带来的挑战:电商业务飞速增长,原有的IT系统已接近临界点,流量洪峰随时可能压垮系统。

  当时,阿里巴巴面临着两个选择,一是依靠开源技术搭建计算平台,二是自研,从底层开始搭建一套系统。前者门槛低较高,但在性能和安全性上存在瓶颈;自研则要付出更大的代价,优势也很明显,可以打破性能天花板,同时企业可以更好地把握平台的技术发展。

  阿里巴巴最终选择了后者,成立阿里云,2009年2月工程师在北京上地的办公室写下飞天操作系统第一行代码。

  这一选择在当时饱受争议,无论公司内部还是外部,但马云和时任集团首席架构师王坚态度都非常坚决,马云曾表示:“我愿意给阿里云每年投10亿,连续投十年,做不成再说。”

  功夫不负有心人。飞天已经打破多项世界记录,曾一次刷新世界计算奥运会SortBenchmark六项纪录。

  

  如今,阿里云已经稳居亚太第一、全球前三,飞天底座上也衍生了一系列新的技术,例如数据库OceanBase和POLARDB、互联网中间件Aliware、物联网平台Link、神龙云服务器、城市大脑、AI芯片NPU等。

  基于这些创新技术,阿里云的技术红利不断溢出,广泛服务电商、工业、医疗、交通、政务等诸多行业企业,为企业数字化转型提供强大的计算能力和大数据处理能力。购票、网上购物、城市交通、奥运会等关乎国计民生的应用无不构建在飞天平台的基础上。

  唯有自研才能盖起高楼大厦

  在软件领域,自研意味着更高的上限。

  但从过去几十年的IT发展历史来看,软件一直是中国企业的软肋,例如在操作系统、数据库和中间件等关键软件领域的布局上几乎处于空白,这也导致众多企业过于依赖开源技术,在根本上限制了企业技术的发展。

  直到今天,中国还没有掌握移动操作系统的核心命脉。但在云操作系统上,却能有与国外技术一较高下的底气,而阿里巴巴过去十年来的持续投入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当上云已成大势所趋,云操作系统正在成为整个社会经济生活的运行底座,强劲的技术底盘则是盖起高楼大厦的必要条件。

  这与移动操作系统在智能手机领域的作用如出一辙,iOS、Android孰优孰劣无需赘言,依赖开源的Android手机在用户体验上与iPhone相差甚远。

  在云计算领域,Openstack诞生之初曾红极一时,众多布局云计算晚的互联网公司和软件研发实力孱弱的硬件公司都纷纷选择“拿来主义”,试图在此之上搭建自己的云平台,在云计算市场分一杯羹。

  这类云平台千篇一律,但都前途未卜。基于开源OpenStack来构建云平台缺陷很明显:稳定性差,组件不一致,升级困难……换言之,其从诞生之初就不适合大规模云服务,选择OpenStack意味着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作为创始者的Rackspace和HP都早已退出。

  河南省的这次选择,其实也在对外释放一个信号:时至今日,走自研路线的企业终将高歌猛进,成为市场的顶级玩家,而“拿来主义”的云衰退不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