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熙路“铺王”跌落“异次元”

  站在红星路广场向上望,第一城峻削立面形成的夹角,如同一柄长矛般尖锐地指向天空,给人以突兀之感。

  一位据说精通风水的大师对我说,从五行上看,第一城这种尖型建筑属火,本就不容易聚集属水的财气,而周边的建筑又大多属水,对第一城形成包围般的克制,所以第一城的衰落几乎不可避免。

  还有一个八卦,就是这个尖角直直冲向银石广场,“煞气很大”,银石广场还做了一些化解的动作。

  

  我不懂风水,不太信这种说法,但第一城确确实实在百万人流涌动的春熙路商圈,一点一点走向了没落。

  1

  和春熙路那些流光溢彩的商场不同,第一城的外立面本来普普通通,甚至还过时,但现在因为布满了巨大的店招,看上去还真是颇有特色。其他美丽时尚的商场虽然感觉上更加端庄,对比起来却有点千篇一律。

  可这也没什么用。

  从外面望进去,第一城里面昏暗冷清,像是没有开灯。在第一城门口,一家名为香港代购、装修风格却神似金华小商品代购的化妆品店开着门,老板不知到哪里去了。

  再走进去一点,就能看见一串亮着的灯箱,上面大多写着“美甲”、“美容护理”之类的字样,摊在椅子上玩手机的美甲师是一楼的人气担当。

  

  至于二、三楼,百分之八十的店铺都关铺大吉,整个三楼完全封闭,电梯都坏掉了。

  店铺大多只有十来平大小,像一个个废弃的鸟笼子密密匝匝排布着。

  偶尔一家店会有一个光着膀子、不知是装修还是拆卸的师傅,其余的人大多在二楼的麦当劳,蜀大侠等餐饮店还没正式开门,员工忙着摆椅子、擦桌子,却没啥热闹的声响。

  这里生意好吗?你问这个干什么?

  商家对这个问题表现得很敏感,然后毫无必要地补充道,现在还不是高峰期。

  一家店门前贴着的告示算是昭告了所有退场商家的秘密,质朴得不知道应该为第一城感到辛酸还是商家。

  

  

  第一城最令人期待的大约也就在五楼了,但商场中央扶梯直接暴露着内芯,直白地告诉行人此路不通。

  

  第一城楼道间

  如果要上四五楼,便只能乘坐边角处的电梯。电梯轿厢狭小,但对这里的人流量而言却绰绰有余。

  和楼下的冷清不同,五楼的热情在电梯口发传单小妹那里就能体味到。

  传单小妹手里攥着密室逃生、鬼屋历险之类的海报,尽管被P得有些拙劣和滑稽,但伴随着楼里隐约传来的恐怖音效,还是能看出,他们在努力营造一种“透心凉”的神秘氛围。

  

  整层楼大约几家这样的店铺构成,有比较精细的区分,比如有沉浸式体验的,还有需要换装的角色扮演,人少的店凑得齐一桌麻将,人多的店也装得满一辆小巴车,来这的大多是来体验一把恐怖感的年轻人。

  阴森的五楼,现在却成了第一城最热闹的地方。

  2

  第一城的现状和过往的辉煌反差强烈——仅仅在十多年以前,这里还是春熙商圈最吸金的地方之一,并书写了成都多个记录。

  2004年,国嘉地产以2005万元/亩的天价拿下第一城所在地块,这是春熙商圈当时最贵的地块。

  2007年,第一城开业,号称成都首个立体街区式商业旗舰,一楼临街商铺的售价高达12万元/平方米,是名副其实的成都“铺王”。

  当时的第一城,采取的是“店中店”营业形式,汇聚了多个国际潮牌,ONLY、Vero Moda、Jack & Jones等曾经令成都人趋之若鹜的品牌,都将旗舰店设在了第一城,这里还有MissSixty、ENERGIE、EVISU、Tough等多个国际品牌,留下了众多大款和漂亮妹子的身影。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但这样的荣光并没有持续太多年。

  从2015年的数据看来,第一城购物中心空置率已经达到95%,至今也没有太大转变。

  2015年,融创中国宣布收购中渝国嘉,第一城开发商国嘉地产正式退出房地产市场。

  目前,国嘉与第一城仅有的纽带就只剩下四川省国嘉物业服务有限公司,第一城仍是它的服务对象,但这似乎只是更增添了第一城的落寞气息。

  3

  第一城的衰落看上去是一夕之间,但实际上所有的衰颓都并非一蹴而就。更何况,它还面临着内忧外患。

  外部因素上,可以归结于成都人对商场的忠诚度终究有限,新的购物中心开业总会让一大批喜新厌旧的人倒戈。

  

  伊势丹看第一城

  从第一城望见IFS

  2011年,Ego潮流广场开业,由于同质化的定位、规模,分流了一部分第一城的人流与商家;

  再到后来IFS、群光百货、银石广场、太古里等购物中心的开业,“第一城”的生存空间再次受到挤压。

  然而外因的影响力终究有限,内因才是导致第一城衰落的根本原因。

  第一城开盘时曾将一、二层商铺拆散零售,整个商场最多时有高达上百个业主,这个销售举措为日后衰落埋下了深深的隐患。

  第一城的一、二层由数个小面积店铺围绕构成,想要在面对“冲击”的时候进行整体转向和运营,异常困难,甚至都很难将大部分业主聚集起来。三到五层铺面并未散售,也因此能够在今天有喘息之机——四层是一家婚纱店,五层则被沉浸式产业占据。

  当太古里这种惊为天人的街区和IFS在春熙路携手那天起,第一城狭小的店铺、压抑的层高,对比之下更显局促,也不再得人心。

  散售的商铺终于把第一城束缚在了陈旧、落后的商场设计之中。

  物业方承认,在开发商将商铺卖掉之后,他们已经失去了有力的管理控制权。难以整体改造的第一城,转型与改变之路也因此显得有心无力。

  2015年,第一城三、四楼业主的债务纠纷,让第一城的境遇雪上加霜。

  根据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第一城三层、四层商业,总建筑面积9802.22平方米进行司法拍卖,被执行人为成都恒托商贸有限公司(成都恒托曾是第一城最大的业主之一)。

  除此之外,第一城优势的地段条件也导致了它的骑虎难下。商场租金高,商品售价高,令许多商家因为入不敷出而撤店,新的商家也望而却步。

  正如成都商业地产专家冉立春所总结的那样,

  “商铺销售后业权分散,小业主们在后期的运营管理中就难管理、难统一,这会导致商铺租金混乱并出现恶性循环。第一城经营业态的适应性和匹配度也不够好,经营定位没有顺势而为,设计落后的建筑也不适应商业新的发展需求。”

  4

  第一城的出路何在?

  这或许是春熙路商圈最大的难题。

  现在,提起成都有名的鬼屋或是密室逃脱等沉浸式娱乐方式,绝对绕不开第一城的第五层,长藤鬼校、零异世界……年轻而充满想象力的90后、00后们,一部分人开始在这里聚集。

  

  据这里的商家称,在这里玩一次费用大都在一百多元左右,平时生意也还可以。

  沉浸娱乐公司幻境发布的《2018年沉浸产业白皮书》也显示,沉浸式娱乐产业在过去两年实现了从几乎为0到200+的增长。 第一城略显压抑的设计、昏黄的灯光、冷清的氛围、便利的交通,让密室逃脱、鬼屋、大逃杀等沉浸式娱乐业态,居然在这里得到了较好的落地和发展。

  

  

  但这种新型业态有着复购率低、回本时间长等短板,第一城能否靠这个求存,依然是未知数。

  数据显示,第一城对面,“成都IFS”2018年业绩51.9亿元,比去年同期上涨18.2 %;“远洋太古里”全年业绩41.6亿元,同比上涨19.1%。

  “IFS+太古里”的强强联手,打造了春熙路商圈名副其实的“百亿”神话,然而这份热闹却与第一城购物中心无关。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站在红星路广场向上望,第一城峻削立面形成的夹角,如同一柄长矛般尖锐地指向天空,给人以突兀之感。

  一位据说精通风水的大师对我说,从五行上看,第一城这种尖型建筑属火,本就不容易聚集属水的财气,而周边的建筑又大多属水,对第一城形成包围般的克制,所以第一城的衰落几乎不可避免。

  还有一个八卦,就是这个尖角直直冲向银石广场,“煞气很大”,银石广场还做了一些化解的动作。

  

  我不懂风水,不太信这种说法,但第一城确确实实在百万人流涌动的春熙路商圈,一点一点走向了没落。

  1

  和春熙路那些流光溢彩的商场不同,第一城的外立面本来普普通通,甚至还过时,但现在因为布满了巨大的店招,看上去还真是颇有特色。其他美丽时尚的商场虽然感觉上更加端庄,对比起来却有点千篇一律。

  可这也没什么用。

  从外面望进去,第一城里面昏暗冷清,像是没有开灯。在第一城门口,一家名为香港代购、装修风格却神似金华小商品代购的化妆品店开着门,老板不知到哪里去了。

  再走进去一点,就能看见一串亮着的灯箱,上面大多写着“美甲”、“美容护理”之类的字样,摊在椅子上玩手机的美甲师是一楼的人气担当。

  

  至于二、三楼,百分之八十的店铺都关铺大吉,整个三楼完全封闭,电梯都坏掉了。

  店铺大多只有十来平大小,像一个个废弃的鸟笼子密密匝匝排布着。

  偶尔一家店会有一个光着膀子、不知是装修还是拆卸的师傅,其余的人大多在二楼的麦当劳,蜀大侠等餐饮店还没正式开门,员工忙着摆椅子、擦桌子,却没啥热闹的声响。

  这里生意好吗?你问这个干什么?

  商家对这个问题表现得很敏感,然后毫无必要地补充道,现在还不是高峰期。

  一家店门前贴着的告示算是昭告了所有退场商家的秘密,质朴得不知道应该为第一城感到辛酸还是商家。

  

  

  第一城最令人期待的大约也就在五楼了,但商场中央扶梯直接暴露着内芯,直白地告诉行人此路不通。

  

  第一城楼道间

  如果要上四五楼,便只能乘坐边角处的电梯。电梯轿厢狭小,但对这里的人流量而言却绰绰有余。

  和楼下的冷清不同,五楼的热情在电梯口发传单小妹那里就能体味到。

  传单小妹手里攥着密室逃生、鬼屋历险之类的海报,尽管被P得有些拙劣和滑稽,但伴随着楼里隐约传来的恐怖音效,还是能看出,他们在努力营造一种“透心凉”的神秘氛围。

  

  整层楼大约几家这样的店铺构成,有比较精细的区分,比如有沉浸式体验的,还有需要换装的角色扮演,人少的店凑得齐一桌麻将,人多的店也装得满一辆小巴车,来这的大多是来体验一把恐怖感的年轻人。

  阴森的五楼,现在却成了第一城最热闹的地方。

  2

  第一城的现状和过往的辉煌反差强烈——仅仅在十多年以前,这里还是春熙商圈最吸金的地方之一,并书写了成都多个记录。

  2004年,国嘉地产以2005万元/亩的天价拿下第一城所在地块,这是春熙商圈当时最贵的地块。

  2007年,第一城开业,号称成都首个立体街区式商业旗舰,一楼临街商铺的售价高达12万元/平方米,是名副其实的成都“铺王”。

  当时的第一城,采取的是“店中店”营业形式,汇聚了多个国际潮牌,ONLY、Vero Moda、Jack & Jones等曾经令成都人趋之若鹜的品牌,都将旗舰店设在了第一城,这里还有MissSixty、ENERGIE、EVISU、Tough等多个国际品牌,留下了众多大款和漂亮妹子的身影。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但这样的荣光并没有持续太多年。

  从2015年的数据看来,第一城购物中心空置率已经达到95%,至今也没有太大转变。

  2015年,融创中国宣布收购中渝国嘉,第一城开发商国嘉地产正式退出房地产市场。

  目前,国嘉与第一城仅有的纽带就只剩下四川省国嘉物业服务有限公司,第一城仍是它的服务对象,但这似乎只是更增添了第一城的落寞气息。

  3

  第一城的衰落看上去是一夕之间,但实际上所有的衰颓都并非一蹴而就。更何况,它还面临着内忧外患。

  外部因素上,可以归结于成都人对商场的忠诚度终究有限,新的购物中心开业总会让一大批喜新厌旧的人倒戈。

  

  伊势丹看第一城

  从第一城望见IFS

  2011年,Ego潮流广场开业,由于同质化的定位、规模,分流了一部分第一城的人流与商家;

  再到后来IFS、群光百货、银石广场、太古里等购物中心的开业,“第一城”的生存空间再次受到挤压。

  然而外因的影响力终究有限,内因才是导致第一城衰落的根本原因。

  第一城开盘时曾将一、二层商铺拆散零售,整个商场最多时有高达上百个业主,这个销售举措为日后衰落埋下了深深的隐患。

  第一城的一、二层由数个小面积店铺围绕构成,想要在面对“冲击”的时候进行整体转向和运营,异常困难,甚至都很难将大部分业主聚集起来。三到五层铺面并未散售,也因此能够在今天有喘息之机——四层是一家婚纱店,五层则被沉浸式产业占据。

  当太古里这种惊为天人的街区和IFS在春熙路携手那天起,第一城狭小的店铺、压抑的层高,对比之下更显局促,也不再得人心。

  散售的商铺终于把第一城束缚在了陈旧、落后的商场设计之中。

  物业方承认,在开发商将商铺卖掉之后,他们已经失去了有力的管理控制权。难以整体改造的第一城,转型与改变之路也因此显得有心无力。

  2015年,第一城三、四楼业主的债务纠纷,让第一城的境遇雪上加霜。

  根据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第一城三层、四层商业,总建筑面积9802.22平方米进行司法拍卖,被执行人为成都恒托商贸有限公司(成都恒托曾是第一城最大的业主之一)。

  除此之外,第一城优势的地段条件也导致了它的骑虎难下。商场租金高,商品售价高,令许多商家因为入不敷出而撤店,新的商家也望而却步。

  正如成都商业地产专家冉立春所总结的那样,

  “商铺销售后业权分散,小业主们在后期的运营管理中就难管理、难统一,这会导致商铺租金混乱并出现恶性循环。第一城经营业态的适应性和匹配度也不够好,经营定位没有顺势而为,设计落后的建筑也不适应商业新的发展需求。”

  4

  第一城的出路何在?

  这或许是春熙路商圈最大的难题。

  现在,提起成都有名的鬼屋或是密室逃脱等沉浸式娱乐方式,绝对绕不开第一城的第五层,长藤鬼校、零异世界……年轻而充满想象力的90后、00后们,一部分人开始在这里聚集。

  

  据这里的商家称,在这里玩一次费用大都在一百多元左右,平时生意也还可以。

  沉浸娱乐公司幻境发布的《2018年沉浸产业白皮书》也显示,沉浸式娱乐产业在过去两年实现了从几乎为0到200+的增长。 第一城略显压抑的设计、昏黄的灯光、冷清的氛围、便利的交通,让密室逃脱、鬼屋、大逃杀等沉浸式娱乐业态,居然在这里得到了较好的落地和发展。

  

  

  但这种新型业态有着复购率低、回本时间长等短板,第一城能否靠这个求存,依然是未知数。

  数据显示,第一城对面,“成都IFS”2018年业绩51.9亿元,比去年同期上涨18.2 %;“远洋太古里”全年业绩41.6亿元,同比上涨19.1%。

  “IFS+太古里”的强强联手,打造了春熙路商圈名副其实的“百亿”神话,然而这份热闹却与第一城购物中心无关。

  END

  

  站在红星路广场向上望,第一城峻削立面形成的夹角,如同一柄长矛般尖锐地指向天空,给人以突兀之感。

  一位据说精通风水的大师对我说,从五行上看,第一城这种尖型建筑属火,本就不容易聚集属水的财气,而周边的建筑又大多属水,对第一城形成包围般的克制,所以第一城的衰落几乎不可避免。

  还有一个八卦,就是这个尖角直直冲向银石广场,“煞气很大”,银石广场还做了一些化解的动作。

  

  我不懂风水,不太信这种说法,但第一城确确实实在百万人流涌动的春熙路商圈,一点一点走向了没落。

  1

  和春熙路那些流光溢彩的商场不同,第一城的外立面本来普普通通,甚至还过时,但现在因为布满了巨大的店招,看上去还真是颇有特色。其他美丽时尚的商场虽然感觉上更加端庄,对比起来却有点千篇一律。

  可这也没什么用。

  从外面望进去,第一城里面昏暗冷清,像是没有开灯。在第一城门口,一家名为香港代购、装修风格却神似金华小商品代购的化妆品店开着门,老板不知到哪里去了。

  再走进去一点,就能看见一串亮着的灯箱,上面大多写着“美甲”、“美容护理”之类的字样,摊在椅子上玩手机的美甲师是一楼的人气担当。

  

  至于二、三楼,百分之八十的店铺都关铺大吉,整个三楼完全封闭,电梯都坏掉了。

  店铺大多只有十来平大小,像一个个废弃的鸟笼子密密匝匝排布着。

  偶尔一家店会有一个光着膀子、不知是装修还是拆卸的师傅,其余的人大多在二楼的麦当劳,蜀大侠等餐饮店还没正式开门,员工忙着摆椅子、擦桌子,却没啥热闹的声响。

  这里生意好吗?你问这个干什么?

  商家对这个问题表现得很敏感,然后毫无必要地补充道,现在还不是高峰期。

  一家店门前贴着的告示算是昭告了所有退场商家的秘密,质朴得不知道应该为第一城感到辛酸还是商家。

  

  

  第一城最令人期待的大约也就在五楼了,但商场中央扶梯直接暴露着内芯,直白地告诉行人此路不通。

  

  第一城楼道间

  如果要上四五楼,便只能乘坐边角处的电梯。电梯轿厢狭小,但对这里的人流量而言却绰绰有余。

  和楼下的冷清不同,五楼的热情在电梯口发传单小妹那里就能体味到。

  传单小妹手里攥着密室逃生、鬼屋历险之类的海报,尽管被P得有些拙劣和滑稽,但伴随着楼里隐约传来的恐怖音效,还是能看出,他们在努力营造一种“透心凉”的神秘氛围。

  

  整层楼大约几家这样的店铺构成,有比较精细的区分,比如有沉浸式体验的,还有需要换装的角色扮演,人少的店凑得齐一桌麻将,人多的店也装得满一辆小巴车,来这的大多是来体验一把恐怖感的年轻人。

  阴森的五楼,现在却成了第一城最热闹的地方。

  2

  第一城的现状和过往的辉煌反差强烈——仅仅在十多年以前,这里还是春熙商圈最吸金的地方之一,并书写了成都多个记录。

  2004年,国嘉地产以2005万元/亩的天价拿下第一城所在地块,这是春熙商圈当时最贵的地块。

  2007年,第一城开业,号称成都首个立体街区式商业旗舰,一楼临街商铺的售价高达12万元/平方米,是名副其实的成都“铺王”。

  当时的第一城,采取的是“店中店”营业形式,汇聚了多个国际潮牌,ONLY、Vero Moda、Jack & Jones等曾经令成都人趋之若鹜的品牌,都将旗舰店设在了第一城,这里还有MissSixty、ENERGIE、EVISU、Tough等多个国际品牌,留下了众多大款和漂亮妹子的身影。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但这样的荣光并没有持续太多年。

  从2015年的数据看来,第一城购物中心空置率已经达到95%,至今也没有太大转变。

  2015年,融创中国宣布收购中渝国嘉,第一城开发商国嘉地产正式退出房地产市场。

  目前,国嘉与第一城仅有的纽带就只剩下四川省国嘉物业服务有限公司,第一城仍是它的服务对象,但这似乎只是更增添了第一城的落寞气息。

  3

  第一城的衰落看上去是一夕之间,但实际上所有的衰颓都并非一蹴而就。更何况,它还面临着内忧外患。

  外部因素上,可以归结于成都人对商场的忠诚度终究有限,新的购物中心开业总会让一大批喜新厌旧的人倒戈。

  

  伊势丹看第一城

  从第一城望见IFS

  2011年,Ego潮流广场开业,由于同质化的定位、规模,分流了一部分第一城的人流与商家;

  再到后来IFS、群光百货、银石广场、太古里等购物中心的开业,“第一城”的生存空间再次受到挤压。

  然而外因的影响力终究有限,内因才是导致第一城衰落的根本原因。

  第一城开盘时曾将一、二层商铺拆散零售,整个商场最多时有高达上百个业主,这个销售举措为日后衰落埋下了深深的隐患。

  第一城的一、二层由数个小面积店铺围绕构成,想要在面对“冲击”的时候进行整体转向和运营,异常困难,甚至都很难将大部分业主聚集起来。三到五层铺面并未散售,也因此能够在今天有喘息之机——四层是一家婚纱店,五层则被沉浸式产业占据。

  当太古里这种惊为天人的街区和IFS在春熙路携手那天起,第一城狭小的店铺、压抑的层高,对比之下更显局促,也不再得人心。

  散售的商铺终于把第一城束缚在了陈旧、落后的商场设计之中。

  物业方承认,在开发商将商铺卖掉之后,他们已经失去了有力的管理控制权。难以整体改造的第一城,转型与改变之路也因此显得有心无力。

  2015年,第一城三、四楼业主的债务纠纷,让第一城的境遇雪上加霜。

  根据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第一城三层、四层商业,总建筑面积9802.22平方米进行司法拍卖,被执行人为成都恒托商贸有限公司(成都恒托曾是第一城最大的业主之一)。

  除此之外,第一城优势的地段条件也导致了它的骑虎难下。商场租金高,商品售价高,令许多商家因为入不敷出而撤店,新的商家也望而却步。

  正如成都商业地产专家冉立春所总结的那样,

  “商铺销售后业权分散,小业主们在后期的运营管理中就难管理、难统一,这会导致商铺租金混乱并出现恶性循环。第一城经营业态的适应性和匹配度也不够好,经营定位没有顺势而为,设计落后的建筑也不适应商业新的发展需求。”

  4

  第一城的出路何在?

  这或许是春熙路商圈最大的难题。

  现在,提起成都有名的鬼屋或是密室逃脱等沉浸式娱乐方式,绝对绕不开第一城的第五层,长藤鬼校、零异世界……年轻而充满想象力的90后、00后们,一部分人开始在这里聚集。

  

  据这里的商家称,在这里玩一次费用大都在一百多元左右,平时生意也还可以。

  沉浸娱乐公司幻境发布的《2018年沉浸产业白皮书》也显示,沉浸式娱乐产业在过去两年实现了从几乎为0到200+的增长。 第一城略显压抑的设计、昏黄的灯光、冷清的氛围、便利的交通,让密室逃脱、鬼屋、大逃杀等沉浸式娱乐业态,居然在这里得到了较好的落地和发展。

  

  

  但这种新型业态有着复购率低、回本时间长等短板,第一城能否靠这个求存,依然是未知数。

  数据显示,第一城对面,“成都IFS”2018年业绩51.9亿元,比去年同期上涨18.2 %;“远洋太古里”全年业绩41.6亿元,同比上涨19.1%。

  “IFS+太古里”的强强联手,打造了春熙路商圈名副其实的“百亿”神话,然而这份热闹却与第一城购物中心无关。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站在红星路广场向上望,第一城峻削立面形成的夹角,如同一柄长矛般尖锐地指向天空,给人以突兀之感。

  一位据说精通风水的大师对我说,从五行上看,第一城这种尖型建筑属火,本就不容易聚集属水的财气,而周边的建筑又大多属水,对第一城形成包围般的克制,所以第一城的衰落几乎不可避免。

  还有一个八卦,就是这个尖角直直冲向银石广场,“煞气很大”,银石广场还做了一些化解的动作。

  

  我不懂风水,不太信这种说法,但第一城确确实实在百万人流涌动的春熙路商圈,一点一点走向了没落。

  1

  和春熙路那些流光溢彩的商场不同,第一城的外立面本来普普通通,甚至还过时,但现在因为布满了巨大的店招,看上去还真是颇有特色。其他美丽时尚的商场虽然感觉上更加端庄,对比起来却有点千篇一律。

  可这也没什么用。

  从外面望进去,第一城里面昏暗冷清,像是没有开灯。在第一城门口,一家名为香港代购、装修风格却神似金华小商品代购的化妆品店开着门,老板不知到哪里去了。

  再走进去一点,就能看见一串亮着的灯箱,上面大多写着“美甲”、“美容护理”之类的字样,摊在椅子上玩手机的美甲师是一楼的人气担当。

  

  至于二、三楼,百分之八十的店铺都关铺大吉,整个三楼完全封闭,电梯都坏掉了。

  店铺大多只有十来平大小,像一个个废弃的鸟笼子密密匝匝排布着。

  偶尔一家店会有一个光着膀子、不知是装修还是拆卸的师傅,其余的人大多在二楼的麦当劳,蜀大侠等餐饮店还没正式开门,员工忙着摆椅子、擦桌子,却没啥热闹的声响。

  这里生意好吗?你问这个干什么?

  商家对这个问题表现得很敏感,然后毫无必要地补充道,现在还不是高峰期。

  一家店门前贴着的告示算是昭告了所有退场商家的秘密,质朴得不知道应该为第一城感到辛酸还是商家。

  

  

  第一城最令人期待的大约也就在五楼了,但商场中央扶梯直接暴露着内芯,直白地告诉行人此路不通。

  

  第一城楼道间

  如果要上四五楼,便只能乘坐边角处的电梯。电梯轿厢狭小,但对这里的人流量而言却绰绰有余。

  和楼下的冷清不同,五楼的热情在电梯口发传单小妹那里就能体味到。

  传单小妹手里攥着密室逃生、鬼屋历险之类的海报,尽管被P得有些拙劣和滑稽,但伴随着楼里隐约传来的恐怖音效,还是能看出,他们在努力营造一种“透心凉”的神秘氛围。

  

  整层楼大约几家这样的店铺构成,有比较精细的区分,比如有沉浸式体验的,还有需要换装的角色扮演,人少的店凑得齐一桌麻将,人多的店也装得满一辆小巴车,来这的大多是来体验一把恐怖感的年轻人。

  阴森的五楼,现在却成了第一城最热闹的地方。

  2

  第一城的现状和过往的辉煌反差强烈——仅仅在十多年以前,这里还是春熙商圈最吸金的地方之一,并书写了成都多个记录。

  2004年,国嘉地产以2005万元/亩的天价拿下第一城所在地块,这是春熙商圈当时最贵的地块。

  2007年,第一城开业,号称成都首个立体街区式商业旗舰,一楼临街商铺的售价高达12万元/平方米,是名副其实的成都“铺王”。

  当时的第一城,采取的是“店中店”营业形式,汇聚了多个国际潮牌,ONLY、Vero Moda、Jack & Jones等曾经令成都人趋之若鹜的品牌,都将旗舰店设在了第一城,这里还有MissSixty、ENERGIE、EVISU、Tough等多个国际品牌,留下了众多大款和漂亮妹子的身影。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但这样的荣光并没有持续太多年。

  从2015年的数据看来,第一城购物中心空置率已经达到95%,至今也没有太大转变。

  2015年,融创中国宣布收购中渝国嘉,第一城开发商国嘉地产正式退出房地产市场。

  目前,国嘉与第一城仅有的纽带就只剩下四川省国嘉物业服务有限公司,第一城仍是它的服务对象,但这似乎只是更增添了第一城的落寞气息。

  3

  第一城的衰落看上去是一夕之间,但实际上所有的衰颓都并非一蹴而就。更何况,它还面临着内忧外患。

  外部因素上,可以归结于成都人对商场的忠诚度终究有限,新的购物中心开业总会让一大批喜新厌旧的人倒戈。

  

  伊势丹看第一城

  从第一城望见IFS

  2011年,Ego潮流广场开业,由于同质化的定位、规模,分流了一部分第一城的人流与商家;

  再到后来IFS、群光百货、银石广场、太古里等购物中心的开业,“第一城”的生存空间再次受到挤压。

  然而外因的影响力终究有限,内因才是导致第一城衰落的根本原因。

  第一城开盘时曾将一、二层商铺拆散零售,整个商场最多时有高达上百个业主,这个销售举措为日后衰落埋下了深深的隐患。

  第一城的一、二层由数个小面积店铺围绕构成,想要在面对“冲击”的时候进行整体转向和运营,异常困难,甚至都很难将大部分业主聚集起来。三到五层铺面并未散售,也因此能够在今天有喘息之机——四层是一家婚纱店,五层则被沉浸式产业占据。

  当太古里这种惊为天人的街区和IFS在春熙路携手那天起,第一城狭小的店铺、压抑的层高,对比之下更显局促,也不再得人心。

  散售的商铺终于把第一城束缚在了陈旧、落后的商场设计之中。

  物业方承认,在开发商将商铺卖掉之后,他们已经失去了有力的管理控制权。难以整体改造的第一城,转型与改变之路也因此显得有心无力。

  2015年,第一城三、四楼业主的债务纠纷,让第一城的境遇雪上加霜。

  根据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第一城三层、四层商业,总建筑面积9802.22平方米进行司法拍卖,被执行人为成都恒托商贸有限公司(成都恒托曾是第一城最大的业主之一)。

  除此之外,第一城优势的地段条件也导致了它的骑虎难下。商场租金高,商品售价高,令许多商家因为入不敷出而撤店,新的商家也望而却步。

  正如成都商业地产专家冉立春所总结的那样,

  “商铺销售后业权分散,小业主们在后期的运营管理中就难管理、难统一,这会导致商铺租金混乱并出现恶性循环。第一城经营业态的适应性和匹配度也不够好,经营定位没有顺势而为,设计落后的建筑也不适应商业新的发展需求。”

  4

  第一城的出路何在?

  这或许是春熙路商圈最大的难题。

  现在,提起成都有名的鬼屋或是密室逃脱等沉浸式娱乐方式,绝对绕不开第一城的第五层,长藤鬼校、零异世界……年轻而充满想象力的90后、00后们,一部分人开始在这里聚集。

  

  据这里的商家称,在这里玩一次费用大都在一百多元左右,平时生意也还可以。

  沉浸娱乐公司幻境发布的《2018年沉浸产业白皮书》也显示,沉浸式娱乐产业在过去两年实现了从几乎为0到200+的增长。 第一城略显压抑的设计、昏黄的灯光、冷清的氛围、便利的交通,让密室逃脱、鬼屋、大逃杀等沉浸式娱乐业态,居然在这里得到了较好的落地和发展。

  

  

  但这种新型业态有着复购率低、回本时间长等短板,第一城能否靠这个求存,依然是未知数。

  数据显示,第一城对面,“成都IFS”2018年业绩51.9亿元,比去年同期上涨18.2 %;“远洋太古里”全年业绩41.6亿元,同比上涨19.1%。

  “IFS+太古里”的强强联手,打造了春熙路商圈名副其实的“百亿”神话,然而这份热闹却与第一城购物中心无关。

  END

  

  站在红星路广场向上望,第一城峻削立面形成的夹角,如同一柄长矛般尖锐地指向天空,给人以突兀之感。

  一位据说精通风水的大师对我说,从五行上看,第一城这种尖型建筑属火,本就不容易聚集属水的财气,而周边的建筑又大多属水,对第一城形成包围般的克制,所以第一城的衰落几乎不可避免。

  还有一个八卦,就是这个尖角直直冲向银石广场,“煞气很大”,银石广场还做了一些化解的动作。

  

  我不懂风水,不太信这种说法,但第一城确确实实在百万人流涌动的春熙路商圈,一点一点走向了没落。

  1

  和春熙路那些流光溢彩的商场不同,第一城的外立面本来普普通通,甚至还过时,但现在因为布满了巨大的店招,看上去还真是颇有特色。其他美丽时尚的商场虽然感觉上更加端庄,对比起来却有点千篇一律。

  可这也没什么用。

  从外面望进去,第一城里面昏暗冷清,像是没有开灯。在第一城门口,一家名为香港代购、装修风格却神似金华小商品代购的化妆品店开着门,老板不知到哪里去了。

  再走进去一点,就能看见一串亮着的灯箱,上面大多写着“美甲”、“美容护理”之类的字样,摊在椅子上玩手机的美甲师是一楼的人气担当。

  

  至于二、三楼,百分之八十的店铺都关铺大吉,整个三楼完全封闭,电梯都坏掉了。

  店铺大多只有十来平大小,像一个个废弃的鸟笼子密密匝匝排布着。

  偶尔一家店会有一个光着膀子、不知是装修还是拆卸的师傅,其余的人大多在二楼的麦当劳,蜀大侠等餐饮店还没正式开门,员工忙着摆椅子、擦桌子,却没啥热闹的声响。

  这里生意好吗?你问这个干什么?

  商家对这个问题表现得很敏感,然后毫无必要地补充道,现在还不是高峰期。

  一家店门前贴着的告示算是昭告了所有退场商家的秘密,质朴得不知道应该为第一城感到辛酸还是商家。

  

  

  第一城最令人期待的大约也就在五楼了,但商场中央扶梯直接暴露着内芯,直白地告诉行人此路不通。

  

  第一城楼道间

  如果要上四五楼,便只能乘坐边角处的电梯。电梯轿厢狭小,但对这里的人流量而言却绰绰有余。

  和楼下的冷清不同,五楼的热情在电梯口发传单小妹那里就能体味到。

  传单小妹手里攥着密室逃生、鬼屋历险之类的海报,尽管被P得有些拙劣和滑稽,但伴随着楼里隐约传来的恐怖音效,还是能看出,他们在努力营造一种“透心凉”的神秘氛围。

  

  整层楼大约几家这样的店铺构成,有比较精细的区分,比如有沉浸式体验的,还有需要换装的角色扮演,人少的店凑得齐一桌麻将,人多的店也装得满一辆小巴车,来这的大多是来体验一把恐怖感的年轻人。

  阴森的五楼,现在却成了第一城最热闹的地方。

  2

  第一城的现状和过往的辉煌反差强烈——仅仅在十多年以前,这里还是春熙商圈最吸金的地方之一,并书写了成都多个记录。

  2004年,国嘉地产以2005万元/亩的天价拿下第一城所在地块,这是春熙商圈当时最贵的地块。

  2007年,第一城开业,号称成都首个立体街区式商业旗舰,一楼临街商铺的售价高达12万元/平方米,是名副其实的成都“铺王”。

  当时的第一城,采取的是“店中店”营业形式,汇聚了多个国际潮牌,ONLY、Vero Moda、Jack & Jones等曾经令成都人趋之若鹜的品牌,都将旗舰店设在了第一城,这里还有MissSixty、ENERGIE、EVISU、Tough等多个国际品牌,留下了众多大款和漂亮妹子的身影。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但这样的荣光并没有持续太多年。

  从2015年的数据看来,第一城购物中心空置率已经达到95%,至今也没有太大转变。

  2015年,融创中国宣布收购中渝国嘉,第一城开发商国嘉地产正式退出房地产市场。

  目前,国嘉与第一城仅有的纽带就只剩下四川省国嘉物业服务有限公司,第一城仍是它的服务对象,但这似乎只是更增添了第一城的落寞气息。

  3

  第一城的衰落看上去是一夕之间,但实际上所有的衰颓都并非一蹴而就。更何况,它还面临着内忧外患。

  外部因素上,可以归结于成都人对商场的忠诚度终究有限,新的购物中心开业总会让一大批喜新厌旧的人倒戈。

  

  伊势丹看第一城

  从第一城望见IFS

  2011年,Ego潮流广场开业,由于同质化的定位、规模,分流了一部分第一城的人流与商家;

  再到后来IFS、群光百货、银石广场、太古里等购物中心的开业,“第一城”的生存空间再次受到挤压。

  然而外因的影响力终究有限,内因才是导致第一城衰落的根本原因。

  第一城开盘时曾将一、二层商铺拆散零售,整个商场最多时有高达上百个业主,这个销售举措为日后衰落埋下了深深的隐患。

  第一城的一、二层由数个小面积店铺围绕构成,想要在面对“冲击”的时候进行整体转向和运营,异常困难,甚至都很难将大部分业主聚集起来。三到五层铺面并未散售,也因此能够在今天有喘息之机——四层是一家婚纱店,五层则被沉浸式产业占据。

  当太古里这种惊为天人的街区和IFS在春熙路携手那天起,第一城狭小的店铺、压抑的层高,对比之下更显局促,也不再得人心。

  散售的商铺终于把第一城束缚在了陈旧、落后的商场设计之中。

  物业方承认,在开发商将商铺卖掉之后,他们已经失去了有力的管理控制权。难以整体改造的第一城,转型与改变之路也因此显得有心无力。

  2015年,第一城三、四楼业主的债务纠纷,让第一城的境遇雪上加霜。

  根据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第一城三层、四层商业,总建筑面积9802.22平方米进行司法拍卖,被执行人为成都恒托商贸有限公司(成都恒托曾是第一城最大的业主之一)。

  除此之外,第一城优势的地段条件也导致了它的骑虎难下。商场租金高,商品售价高,令许多商家因为入不敷出而撤店,新的商家也望而却步。

  正如成都商业地产专家冉立春所总结的那样,

  “商铺销售后业权分散,小业主们在后期的运营管理中就难管理、难统一,这会导致商铺租金混乱并出现恶性循环。第一城经营业态的适应性和匹配度也不够好,经营定位没有顺势而为,设计落后的建筑也不适应商业新的发展需求。”

  4

  第一城的出路何在?

  这或许是春熙路商圈最大的难题。

  现在,提起成都有名的鬼屋或是密室逃脱等沉浸式娱乐方式,绝对绕不开第一城的第五层,长藤鬼校、零异世界……年轻而充满想象力的90后、00后们,一部分人开始在这里聚集。

  

  据这里的商家称,在这里玩一次费用大都在一百多元左右,平时生意也还可以。

  沉浸娱乐公司幻境发布的《2018年沉浸产业白皮书》也显示,沉浸式娱乐产业在过去两年实现了从几乎为0到200+的增长。 第一城略显压抑的设计、昏黄的灯光、冷清的氛围、便利的交通,让密室逃脱、鬼屋、大逃杀等沉浸式娱乐业态,居然在这里得到了较好的落地和发展。

  

  

  但这种新型业态有着复购率低、回本时间长等短板,第一城能否靠这个求存,依然是未知数。

  数据显示,第一城对面,“成都IFS”2018年业绩51.9亿元,比去年同期上涨18.2 %;“远洋太古里”全年业绩41.6亿元,同比上涨19.1%。

  “IFS+太古里”的强强联手,打造了春熙路商圈名副其实的“百亿”神话,然而这份热闹却与第一城购物中心无关。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