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暖的乔妹,居然离婚了……

  那么暖的乔妹,离婚了。

  我心里是不太想接受的。不太追星的自己,在学生时代,也追过宋惠乔的好几部剧,她的暖,和《东爱》里的赤名莉香很像,笑容,很治愈。我当然希望她的婚姻波澜不惊。

  那么暖的乔妹,居然离婚了……

  那么暖的乔妹,居然离婚了……

  年轻的时候,我们都憧憬爱情、婚姻;但经历过婚姻的人就如钱钟书老先生说的: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

  一地鸡毛,各各不同,不足为外人道也。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换位思考,扑面而来的舆论,她得有多强大的心脏,才能面对眼前的这一切。情变已经是难受难言,再看到自己变成各种谈资,突然就很心疼起她来,祝乔妹一切好~

  对婚变的八卦没兴趣继续八下去。只是,由此想到了一些,关于女孩儿的不安全感等等,今天,写写这个吧。

  一

  我胆子很小。

  小时候家里住在木结构的筒子楼里,很多户人家。顶楼的闲置阁楼堆放着各种杂物,大孩子们常会吓我们这样的小孩子:那里藏着毛毛怪,把自己的血割给对方看见才不会吃你。

  我当然不信这个邪,但心里真的会很害怕,经过那个阁楼,风一样地跑走,好像觉得这样能比毛毛怪更快一些。

  长大一些,老师讲课文——鲁迅先生的《踢鬼的故事》,课堂上没什么,等回到家里,和爸妈分房间睡的自己,看着窗帘外路灯投射过来的影影绰绰,常常吓得睡不着,有时候会哭起来,半夜把旁边屋子的爸妈、邻居都吵醒。想想那时真不省心。

  再大一些,我发现自己恐高,站在四五层楼上,不怎么敢接触阳台,看见同学们在楼梯边上谈笑风生,觉得很是羡慕,自己尝试过,仍然是不敢。

  幼时家庭的氛围还算宽松,比较放养。但妈妈偶尔也会大声说话,常常是因为让我做家务之类的事情(等我长大做了妈妈才发现,也许每个家庭都有一个大声说话的妈妈吧。当妈要收拾家、照顾孩子,通常还要上班,也难免会有情绪失控,都理解)

  但我想每个孩子其实都希望有一个温柔的妈妈吧,或者稚嫩的心灵,希望有温柔的呵护吧。记忆中爸妈或者偶尔旁人的温情的举动,我都记得很清楚。

  小学时一位姐姐很温柔地帮我梳头、盘头发,她轻轻抚摸我的头,那温柔的感觉,像电流一样,传导到我的全身。很多年后都记忆犹新。

  前几天六岁的孩子跟我说,幼儿园的老师好温柔啊。小娃说起温柔这个词很好玩,这么小就知道这是个好词,“那妈妈温柔么“我逗他,”有时候温柔,有时候不温柔“他也说实话。

  二

  后来到异地上大学、工作、生活,我发现自己怕黑。比如一个人晚上走夜路,要频频回头,开门之前要回头确认过。

  有人合租还好,如果是一个人住,晚上窗户边一点风吹草动也会起疑,快把自己弄得神经衰弱了。

  后来好在恋爱、结婚,不用一个人住,这极大地缓解了我的恐惧。

  但是,恋爱和结婚,带来安全感的同时,也会带来不安全感。一起旅游,在乎他多看了别的女孩子几眼;跟他说话,他回应不多,又会抱怨他心不在焉……

  爱情面前,无论是学识很高的PH.D,还是目不识丁的农妇,其实盲目和不安全感,可能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有的人更神经大条。

  神经不大条的,就比较难过。

  后来,钻牛角尖到顶点,幸得高人指点,才发现,如果把幸福和安全感都寄托在感情和婚姻上,那挺痛苦的。

  一位老师讲了一个故事:曾经有人请他赐画,关于爱情的主题,他给画了一地落花;后来他说:换到现在他一定给对方画一坨大便。

  老师言语很犀利:爱情就像便便,周期性总是会有,但过去了就像便便,哗啦一冲就没了,并不高级。

  这个也许会带来读者的不适。

  放在这里,是警醒很多爱情至上主义的女孩们(也许也有男孩子吧):应该更淡然和达观看一下爱情,不值得搭上身家性命的。

  至于婚姻,它理应是爱情的产物,但同时也是社会关系的产物——是稳定社会结构的最微小单元。

  这就意味着——在这当中尽好本分,好好活着就行。但是,无论何时都不要忘记了,人生还有好广阔的天地,值得我们去追寻那。

  昨天看米枪同学新写的文,作为男人,他特别撰文出卖了他们那半球的想法,为广大女性摇旗呐喊,认为大男子主义常常甚嚣尘上,广大女子,诸多不易,深以为然呀,要里里外外做好,还要自己消化和安抚不安全感,常常,真心不容易那。

  三

  现在,我基本上不咋怕黑了,因为别人告诉我,多想一些光明的东西,就不容易怕黑了。负面的东西也想得少了很多。

  这些年,我一点点尝试去克服自己的恐高。比如和朋友们到了游乐场,我会尝试去玩激流勇进,但是我还是没法说服自己去玩过山车,就把票给朋友,让她们多玩几次。

  去年夏天独自带着熊孩子去九华山,我们花了六七个小时才爬上山顶,下山再腿着下去不现实,加上孩子非要坐缆车玩,我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几千米高的山峰之间呀,那细细的一根绳索悬挂上吊车——我几乎就要放弃了,还想过让其他游客把孩子捎下去,我走着下去再汇合,但感觉想法太不靠谱,放弃了。

  缆车启动了,我闭着眼睛。

  那么暖的乔妹,居然离婚了……

  不是要突破么?

  我尝试让自己睁开,发现那恐惧不是缆车给我的,是我死死揪在一起的心,加上害怕的念头,让我头脑都快崩溃了。我死死拽着孩子的胳膊,孩子稍微动一下,我就更紧张。

  我能不能豁出去,试试不害怕呢?大不了也就是死,何况还真不会。

  把揪在一块的心打开,我让自己放松,开始看周围,看脚底下的山,恐惧,一点一点地远离了,好像还有点漂浮在青山绿水之间的感觉。

  那一次我有了一点点体会:害怕是心的想像。

  前几天一家人逛商场,一楼展区有VR电影,孩子看其他娃戴着眼镜看得带劲,也要体验,我就陪他看了。

  影片3D效果很明显,由于没有做好心理建设,恐惧再次把自己收拾了,人就像飘流在空中没有依靠,仿佛随时都会坠落,尽管实际上我坐在椅子上。

  我看着那个恐惧的自己,对自己说放松,当眼睛里看到铺面而来的宇宙和星球画面时,第一反应是被冲击的不适,接着头脑加工,害怕的感觉扑面而来。

  我想,如果身体里有两个我,那个冷静的自己及时看住另一个自己,那恐惧、害怕、担忧、不安,这些情绪,应该就会少很多,或者没那么强烈。

  有的人也叫这个正念, 但时刻保持正念,不被坏的念头带走,是很累的。所以,要多练习。

  四

  我们不想要恐惧, 不想要不安,不想要焦虑,但常常,它们仍然如影随形……

  一种追求就是一种羁绊,无论感情、婚姻、金钱、事业甚至亲情。我们在追求安全感的路上,常常头破学流。

  偶然去了几次深山中,偶尔投宿,发现自己睡得异常踏实——没有太多牵挂、没有噩梦、没有惊醒。

  如果,能把这样了无牵挂的心态带到生活中,也许,无论工作、学习还是感情,都会很轻松吧。

  因为,不患得患失,不斤斤计较,就会真的全情投入,也不会想得太多,爱好自己,也才能真的爱好别人。

  这无条件的爱,让人轻松,也许慢慢就真的会生出更深沉的爱来。

  也许,这爱,已经不局限于眼前的伴侣、怀里的孩子,还波及到周围的人、动物、植物,那就太美好啦~

  这样想,在今天离婚消息频频袭来,我自己也经常和伴侣拌嘴的今天,又觉得,人生充满了希望。

  以上纯属个人跑题啦,和乔妹没关系。乔妹的粉丝请轻拍噢~

  祝姐妹们都一切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