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早在三、四千年前,商人已经开始吃鸡蛋、喝“冰水”了呢

  在鲁迅的《理水》里,乡下人麻木而平静地跟鸟头先生讲,“……,可恨的是愚人的肚子却和聪明人的一样:也要饿。”

  饿了,自然就要吃饭。这原本没啥稀奇,正所谓“民以食为天”嘛。

  可要是谈起“吃什么”、“如何吃”来,似乎就没有那么简单了。不考虑现当代。单以传统饮食来讲,每一个地域、民族、国家,无一不有着一种独特的饮食风俗。比如朝韩的泡菜、传统的西餐、我们的几大菜系,也无一不都体现出了该民族、国家独特的文化风貌,显示出其不同与其他民族、国家的生活方式。

  所以,若要更深入的去感受、了解商人的文化,就很有必要去认识一下他们的饮食习惯了。

  或许早在三、四千年前,商人已经开始吃鸡蛋、喝“冰水”了呢

  一、商人的主食:黍、粟、麦、稻

  《尚书·盘庚》上讲,商王盘庚曾殷切的告诫其子民们:不勤勉地劳作,又怎么能够获得黍、粟、麦、稻的大丰收呢?可见商人的农作物,应该是以黍、粟、麦、稻为主的。

  当然,《尚书》的记载也并不是孤证。具体到每一种农作物的时候,还有更多相关的文献记载。如《史记·周本纪》上的记载,说武王克商成功后,为了收买人心,就把殷都国家粮仓里储存的粟,散发给了民众。在这里,粟是作为国家财富的象征,被储存在国家粮仓里的,似乎与我们今天,通常以黄金储备来衡量一个国家的经济总量时,黄金所扮演的角色有些相似呢,足可见粟在商人食谱上的重要性了。

  在《宋微子世家》里,太史公说,商亡以后,箕子旧地重游,回到了殷商过去的都城,看到“麦秀渐渐兮,禾黍油油”,禁不住心生了无限感慨。于此,我们似乎可以去猜测:在殷商的时候,当地的老百姓也是主要种植麦、禾的,不然箕子岂不应该要诧异万分,又何来的感慨呢?

  关于商人种植稻谷的记载,以钱君有限的阅读还未曾于史籍中见到。而将其列在商人的食谱上,则是基于考古发掘给我们提供的证据。在郑州商城白家庄遗址、殷墟小屯遗址里,都发现了稻谷的遗存。

  尤其在近年,当新的科学技术被引用到考古学领域后,也确实给考古工作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比如就有专家通过对河南偃师商城的三个人骨样品和安阳殷墟的三十九个人骨样品进行C、N同位素含量的检测,而提出观点称:生活在偃师的商人以粟、黍为主食;而生活在安阳的商人则是以稻米、小麦为主食的。(据《考古》2013年第六期,张雪莲、王金霞、冼自强、仇士华的《古人类食物结构研究》)

  通常里,我们时常要想当然的以为“商人当以经商为主”;或在早年间,也有专家提出过“商人以渔猎为生”的观点。今天看来似乎就有一些不妥了,其实上,农耕在商人日常生活中的地位,在专家们考古发掘所得的证据看来,反而要日趋显著得多了呢。

  或许早在三、四千年前,商人已经开始吃鸡蛋、喝“冰水”了呢

  二、商人的肉食

  在郑州商城二里岗遗址的探沟里,还出土了多达三万多片的猪骨、牛骨、羊骨、马骨、犬骨的遗骸,就曾有专家称,这些都是被商人吃掉皮肉后遗留下的。如果说单单为此,就给商人扣上“吃货”的帽子还有些牵强的话,考古专家们定然也是不依的,因为他们手中所掌握的证据远非如此。

  比如在河北藁城台西商代中期的墓葬中,就有好多动物被用来做了陪葬,其中有狗、猪腿、羊;甚至在安阳殷墟的一些上层平民墓中,还有牛腿、鱼等;被装进一个陶器里,放在墓主人头部的位置。

  除此以外,应该还有野生动物。我们在殷墟出土的龟骨上,也时常可以看到有关商人狩猎的占卜,所猎取的野兽,自然也难逃脱被伤人打了牙祭的命运。而商人喜欢打鱼,证据就确凿的多了。一则如上文我们已经提过安阳殷墟有以鱼陪葬的现象;其次,据甲骨文上的记载,商人还有专门负责捕鱼的官儿老爷呢(据《合集》258载)。

  在湖北沙市周梁玉桥商代遗址中,也出土了很多后来经检测确定为鲤鱼、青鱼、鲶鱼、鳜鱼的鱼骨,似乎也应该是商人食用后遗留下的残骸。

  在商人的食谱中,还有一个小小的惊喜。就要从安阳小屯的考古发掘说起了。考古发掘中,专家们竟意外收获了不少被存放在陶罐里储存下来的鸡蛋,从而有力地证明,我们国人吃鸡蛋的历史都要比好多其他国家、或者民族吃饭的历史都要悠久的多呢。

  或许早在三、四千年前,商人已经开始吃鸡蛋、喝“冰水”了呢

  三、 商人的饮品

  若说起商人的饮品,或许大家马上就会想到在《史记·殷本纪》上,就有商纣“以酒为池,悬肉为林” 的记载。当然也会有人提出抗议,说这是对商纣的抹黑。可我们在考古发掘过程中出土的大量的酒器,却是明明白白摆在博物馆里不容抵赖的。所以,商人好酒怕是不争的事实了。除此以外,商人还有一种远在我们预料之外的饮品——“冰水”。

  据专家们猜测,或许商人也是蛮喜欢喝“冰水”的。《诗经·七月》载“二之日凿冰冲冲,三之日纳于凌阴”,然后就有学者们说了,这是周代的阔人们在储藏冰块,好在来年的夏天喝“冰水”哩。以此推之,或许商人也有此项技术,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或许早在三、四千年前,商人已经开始吃鸡蛋、喝“冰水”了呢

  最后就要说到商人的烹饪了

  在谈论“商革夏命”的时候,我们也时常会提到一个大厨——伊尹。据《墨子·尚贤》上的记载,伊尹起初是商汤的庖厨,他不止善于做饭还善于思考,从烧菜的过程中领悟出一套治国的道理来。后来,他又以烧菜做比方,向商汤讲述治国的道理,得到商汤的重用,还协助商汤“革”了夏命。

  由此,我们似乎也可以推测出,伊尹的烹饪技术应该也是十分了得的。《吕氏春秋·本味》里还记录了伊尹烧菜的流程,大致是要先去除腥味、掌握烹煮、善于调理等等几项。

  除了史籍的记载外,在考古发掘的过程中也出土了不少商人的烹饪器具。如安阳妇好墓所出土的一套巨型蒸煮器,据专家们推测,可同时蒸煮三种食物呢。

  常见的用来水煮的器物鬲,用来气蒸的器物甗,都是在考古发掘时可以见到的烹饪器具。

  综上所述,商人不管是在烹饪的方法还是在使用的器具上,都已经相当成熟了,我们也有理由去相信,商人的烹饪技术已经很高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