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晚说过“假若停战,南朝鲜人准备单独战斗到底”

  关于如何搞掉李承晚,克拉克将军把自己的措施向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作了报告:“邀请李承晚到汉城或其他地方,使他离开韩国临时首都。‘联合国军’司令官进入釜山地区,拘捕510名在李承晚的专横政府中担任过领导人的韩国高级官员。并通过韩国军队总参谋长实行军事管制,直到取消之时为止。”将李承晚单独扣押起来,由“联合国军”司令部着手建立以首相张泽相领导的政府;如果他拒绝,则将在韩国军队或直接在“联合国军”领导下建立一个军政府。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和美国国务卿杜勒斯以及美国国防部部长威尔逊都批准了这个“随时准备着”计划。通知克拉克,在紧急情况下,他有权采取必要行动。克拉克上将出身将门,他的父亲老克拉克将军在陆军大学任教官时,麦克阿瑟是他的学生。虽然他和柯林斯、李奇微上将是同一期西点军校的毕业生,但却在139名学员中名列第110位。尽管如此,他还是在陆军中得到了快速晋升。当然,不应该完全把这种进步看成他父亲的余荫,克拉克在当上尉的时候曾经做过胆囊手术,医生认为他不适合在野外工作,应该退役,有几家大公司也愿意高薪聘请他,但克拉克决定留在军队。他的旅长给他的评语是:“可望获得最高成就的军官”。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他是意大利方面的第5军司令官,曾经指挥过有名的萨莱诺和安齐奥登陆作战。在安齐奥的时候,李奇微作为第82空降师师长曾隶属于他的指挥之下,所以当时他的军阶在李奇微之上。当沃克将军横死朝鲜时,他认为“后任应该是我了”。按照当时美国将军排列顺序来看的确如此。但是他却在1952年5月继李奇微之后才获得“联合国军”总司令的职位。他对这件事情颇有些耿耿于怀:“并没有给我胜利的权限和军事物资给我的任务不是胜利,而是努力尽快实现停战。”尽管克拉克也提出过扩大战争的8点行动方案,如轰炸水丰发电站;轰炸平壤;轰炸平壤至开城的供应线;轰炸北朝鲜所有目标;释放反共战俘;中断谈判;增强李承晚的军队;施放调用蒋介石军队计划的烟幕等。这些与麦克阿瑟、李奇微所提出的方案如出一辙,尽管克拉克履任时情况已与一年前有很大不同,但一连三任的美军这些高级指挥官的见解都如此一致,看来他们的职业眼光的确全都来自西点军校的制式—十分专业也十分狭隘。给李承晚最后一击的杨勇最终让李承晚老实下来的不是艾森豪威尔,也不是克拉克,而是志愿军二十兵团新任司令杨勇。这真可以说是历史的讽刺。杨勇、杨得志、杨成武是中国军队著名的“三杨”。他们三人都是威名赫赫的战将,在中央军委决定增派兵员参加朝鲜战争时,周恩来曾说,我们要来个三阳开泰。杨得志、杨成武已经到了朝鲜,“三杨”之中独缺杨勇。1953年4月18日,中央军委命令杨勇任二十兵团司令,5月上旬,杨勇终于踏上了朝鲜的土地。为了配合停战谈判,志愿军决定对金城之敌实行反击作战。主要以打击南朝鲜军为主,力求大量歼灭其有生力量,对英国及其他国家军队则暂不作攻击,对美军也不作大的攻击。6月10日,杨勇指挥兵团所属六十军对敌发起进攻,经过补充训练的一八〇师也投入战斗,全军取得了毙伤俘敌14800人的重大战果。随后又指挥六十七军对南朝鲜第8师据守的十字架山发起进攻,仅用25分钟即占领主峰表面阵地,而后迅速转入对坑道内敌人作战。六十七军在反击作战中毙伤俘敌13500人。6月15日,停战谈判达成协议。志愿军司令部命令从6月16日起,一律停止主动向敌攻击。与克农、邓华均通电话。根据目前情况,停战签字需推迟至月底比较有利,为加深敌人内部矛盾,拟再给李承晚军以打击,再消灭李承晚军一万五千人,此意已告邓华妥为布置。